古玩城网,全国古玩城,古玩城联盟,古玩城联盟网,全国古玩市场,全国古玩城,全国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交流会,古玩城,古玩市场,古玩交流会,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城网

百度搜索 古玩城网
www.guwancheng.cn

中国嘉德秋拍:新妆春光 傅抱石《春词诗意》读

更新时间:2019-10-26 09:39点击:

  新妆宜面下朱楼, 

  深锁春光一院愁。 

  行到中庭数花朵, 

  蜻蜓飞上玉搔头。

  傅抱石 

  春词诗意 

  立轴 纸本设色 

  109.2×30.5 cm 

  1945年 

  题识:新喻傅抱石重庆西郊写。 

  钤印:傅(朱文)、乙酉(朱文)、其命维新(朱文) 

  自题签条:春词。抱石题。钤印:傅 

  著录:叶宗镐:《傅抱石年谱》(增订本补编),上海书画出版社,2012年12月,页27。 

  出版: 

  万新华 黄海涛编:《所谓伊人:傅抱石仕女画集》,译林出版社,2014年8月,页113。 

  万新华编著:《金刚坡下·傅抱石》,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2019年6月,页304。 

  来源: 

  香港2012年秋季拍卖会第1418号拍品

签条

出版物书影

  新妆春光 

  ——傅抱石《刘禹锡〈和乐天春词〉诗意图》读记 

  文/万新华 

  新妆宜面下朱楼,深锁春光一院愁。 

  行到中庭数花朵,蜻蜓飞上玉搔头。 

  《和乐天春词》是唐代诗人刘禹锡为友人白居易《春词》创作的一首和诗,描写一位宫女扮好新妆却无人赏识,百无聊赖地独自数花解闷,引得蜻蜓飞上头来的情形,抒写了宫怨闺情,别有一番韵致。 

  白居易《春词》云:“低花树映小妆楼,春入眉心两点愁。斜倚栏杆背鹦鹉,思量何事不回头?”再现了一个斜倚栏杆、背向鹦鹉、眉目含愁的青年女子形象,末句以反问的形式轻轻一拨,意味深长。

《春词诗意》局部

  然而,刘禹锡写闺中女子之愁,则别出蹊径。女主人公梳妆一新,急忙下楼,并无多少愁怨,似带几分喜色。宫苑中艳艳春光,使她暂时忘却苦恼,心生一丝朦胧的希望,然庭院深锁,独自一人,颇觉寂寞,后二句满目生“愁”,无心赏玩,无端烦恼上心头,只能“数花朵”遣闷,空负春光,叹之、怜之,无比精彩地刻画出那沉浸在愁怨中的凝神伫立之态,也暗示了其花朵般的容貌,以致蜻蜓错把美人当花朵,轻轻飞上玉搔头,含蓄地引出院愁、花愁、人愁的主题。 

  显然,刘禹锡别出心裁地描绘了青年女子在春光烂漫中的孤寂之境,新颖婉约,可谓神来之笔。同时,他以美人自况,寄寓空怀报国之志,惜无赏音者,抒发了自己抑郁困闷的心境,也引来无数文人骚客无限追索,正如近代俞陛云《诗境浅说续编》评曰:“此春怨词也,乃仅曰‘春词’,故但写春庭闲事,而怨在其中。第二句言一院春愁,即其本意”,而清代宋顾乐《唐人万首绝句选评》着重分析:“末句无谓自妙,细味之,乃亭其凝立如痴光景耳。” 

  傅抱石一生崇尚浪漫主义,讲求诗情画意。1942年9月22日,傅抱石为重庆夫子池个人画展作序,就画题来源进行说明:一、撷取自然,二、诗境入画,三、历史故实,四、临摹古人。他特别表达了对诗画关系的独特见解:“我认为一幅画应该像一首诗、一阕歌,或一篇美的散文。因此,写一幅画就应该像作一首诗、唱一阕歌,或做一篇散文。” 

  傅抱石擅长美术史论,熟悉文学故实,习惯以历史典故、文学名篇为题,对杜甫《丽人行》、白居易《琵琶行》、李白《怨情》、金昌绪《春怨》、李商隐《夜雨寄北》、宋光宗《题张萱游行士女图》等诗篇熟稔于心。在他的画笔之下,这些诗篇给程式化的传统仕女画注入某种情节、某种情感的方式,也成为傅抱石抒情遣兴的工具。因而,历史故事与唐宋诗词的结合,成为傅抱石仕女画创作的主要路线。

《春词诗意》局部

  1945年的某天,傅抱石得读刘禹锡《和乐天春词》,被其意境深深地吸引。他不断揣摩,力求图像,再现诗意。画面中,高檐梁栋,细笔勾勒,淡色渲染,晕出纵深空间感,暗喻着宫苑深深;妙龄女子新妆初成,面容清冷,凤眼微斜,着白衣蓝裙,倚柱伫立,惟枯候多时,期盼者终未出现,只见蜻蜓款款徘徊,刻画细微,欲栖息玉簪,益显寂寥凄然之幽怨。仕女用笔细腻,敷色秾丽,点晴神妙之效顿生,与楼阁粗率之法形成精致与粗放的对比,更显朦胧似水、楚楚动人,颇具匠心。这里,他透过人物神情体态、背景陪衬、气氛营造,辅以周遭微末细巧之物事以点题,令图像、意象共融为一。 

  其实,随着《杜甫〈佳人〉诗意》《白居易〈琵琶行〉诗意》《李白〈长干行〉诗意》《周裕度〈题吴启明柳枝〉诗意》等一系列描绘唐宋宫怨诗意画的出现,傅抱石仕女画风格逐渐形成。所作或倚竹而立的佳人,或相思情深的怨女,或罢曲归来的歌女,或踏青游春的贵妇;或转身回眸,或仰头张望,或俯首沉思,或搔首弄姿,皆风情万种;造型汲取陈洪绶的变形奇趣与石涛的洒脱意态,临风摇曳,写意飞动,展现出女子的婀娜身姿和妖艳娇容。这些女子往往拥有纤细清晰的眉眼、清秀浅淡的鼻子和红润精致的小嘴,美艳惊人身伴芳华,成为组合后,形成了傅抱石作品中所独有的妩媚可爱与雍容端庄。

《春词诗意》局部

  “画是无声诗,诗是无声画。”如果说,诗词表现的是凝练、含蓄、抽象的画意,那么,画家就是用画笔将古代诗词的内容和意境,以可视的绘画艺术元素充分地表达出来,使蕴涵的画意更加丰富和具象。傅抱石喜欢以唐诗宋词入画,巧心营造,以凝练的图像程式铺陈画面,以精湛的笔墨语言再现诗意,达到了画中物象与诗文情致交融之境。 

  傅抱石不仅视美人为美之化身,也将所有美集于女子一身,赋予其独立的人格和高洁的情操,成为自己灵魂的寄托。正如傅益瑶所说:“父亲的人物画在抗战入蜀后才开始出现。那时,兵荒马乱,现实的残酷,精神的崩溃,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洗练”“人在最痛苦的时候,心灵最受压抑的时候,在生与死的歧路上徘徊的时候,给人以信念,给人以理想,给人以温情与希望的是什么呢?是美!美比任何道理都更接近真理,而女性美又是聚所有的美于一身的存在,更是灵魂的寄托之所。父亲在战争年代里创造出理想的美人,可见他心中的希望之泉从未干涸过”。所以,傅抱石仕女画有美丽、温婉和端庄,更有一种“精神”,充满着深情、高贵和智慧。 

  当然,仕女是《刘禹锡〈和乐天春词〉诗意图》的核心。傅抱石将妙龄女子置于宫苑深深的情境中,定格于“蜻蜓飞上玉搔头”的瞬间,不仅再现了女子惆怅无言的失落之境,也凸显了女性妩媚曼妙的动人形象。人物造型源于唐代仕女,丰盈秀颀,一如既往的艳丽高贵。高古游丝式的线条来表现人物,飘扬飞舞的衣带如行云流水,裙褶线条绵劲不绝,增强了人物的动感,轻重、缓急、粗细均把握得恰到好处,极富节奏韵律的美感。鬓发先用干笔皴擦塑形,虚入虚出,起笔时轻轻按下,行笔时飘逸流畅,收笔时轻轻提起,富有弹性,然后干笔皴擦晕染,再以水破墨,黑亮飘逸,头发浓淡墨间的墨色变化与线条的表现自然灵活。眼睛先以淡墨勾,再用浓墨点,后用淡墨散锋画双眸瞳孔,渲染数次,最后配上浓密的睫毛,虚实相生,深邃含蓄,时伴缠绵凄恻之愁,令人神灵飞越。画眉先以淡墨大致勾勒,墨干后再用浓墨加深,眉线娟秀弯长,弯度流畅平和,眉毛则以散锋细绘而成,细致秀美,眉心一点红,靓丽妩媚,而眉目间流露出缠绵悱恻之情。鼻子也仅以淡墨中锋勾勒,流畅细致,后用墨点渲染鼻孔,加强立体感。樱桃小嘴娇艳欲滴,画唇先用淡墨勾画形状,用笔较虚,并将下唇画得稍稍丰润,再用朱红点上唇色,十分醒目。如此,《刘禹锡〈和乐天春词〉诗意图》展现出既明媚曼妙又清旷傲岸的风神。 

  众所周知,傅抱石一直执着地追求奔放生动,反复创作古代历史人物、唐宋诗意等,善于将奔放的创作冲动表现为想象的驰骋,特别注重气氛烘托和意境营造,细腻地再现历史人物的气质和唐宋诗词的意境,诉说精神贵族式的优雅传统和深邃广博的文化品格。 

  由此观之,《刘禹锡〈和乐天春词〉诗意图》便是他对古代诗赋心摹手追的结果,既率意又精细,既有激情又不失法度,点画之间洋溢着浓烈的诗情,抒发了悠远深邃的历史感怀,成为傅抱石抗战时期仕女画的经典之作。

  裱边左侧,傅二石题: 

  此帧仕女,为先父抱石抗战时期作于重庆,女子身着白色上衣和深色长裙,斜依在红柱上,其形象尤其眼神透露着忧郁与期盼之神情,画面背景淡雅简洁,衬出了女子的典雅与自在。画家以唐诗为依据而作,着重在仕女的形象刻划上,体现出(画家)对诗意的深刻领悟及(画家)高超的造型功夫来。 

  裱边右侧,萧平跋: 

  倚柱仕女,抱石先生一九四五年真迹,以游丝般细劲之线率意钩写,面容衣纹如顾恺之般高古典雅,又作蜻蜓飞向仕女发簪,可以想见高处香气袭人也,当是先生妙想。 

  综合而言,两位先生对《刘禹锡〈和乐天春词〉诗意图》做了具体的画面描述和恰当的分析评价,当是确论。 

  2019年10月17日

  ?中国嘉德2019 秋季拍卖会 

  预 展 

  11/14-11/16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嘉德艺术中心 

  拍 卖 

  11/16-11/20 

  嘉德艺术中心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珠宝 · 预展 

  11/13-11/16 

  嘉德艺术中心 

  邮品钱币 · 预展 

  11/17-11/19 

  嘉德艺术中心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