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城网,全国古玩城,古玩城联盟,古玩城联盟网,全国古玩市场,全国古玩城,全国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交流会,古玩城,古玩市场,古玩交流会,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城网

百度搜索 古玩城网
www.guwancheng.cn

饱含着溥心畲对李墨云满满爱恋的坤扇拍出了3

更新时间:2019-11-22 10:00点击:

  [北京诚轩]中国书画(一)

  饱含着溥心畲满满爱恋的一套《四季山水》坤扇拍出了391万元!

  溥心畬 四季山水坤扇一组 1954年作 

  估价:120-160万元 

  北京诚轩2019年秋拍:391万元成交 

  11月16日,北京诚轩2019秋季拍卖会中国书画(一)专场于2019年11月16日开拍,现场座无虚席,买气热烈。其中溥心畬《四季山水坤扇一组》引发竞买高潮,现场及委托席多位买家进行了漫长胶着的竞争,最终以391万元被志在必得者收入囊中。 

  这套四季山水坤扇极有可能是溥心畲画给心爱之人李墨云的作品!溥心畲深爱李墨云,以书画为证。 

  比如,李墨云生日之时,溥心畲为她画下一瓶鲜花;两人外出旅游或是展览时拍下的照片,溥心畲都会仔细的标注这是和墨云夫人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处所照。

  李墨云与溥心畲 

  再如,这套书画合璧的《四季山水》坤扇,是溥心畲仅见的成套扇作,精美极了!正面分别画着春、夏、秋、冬,背面是行草自作诗,是溥心畲到台湾之后的第五年所画。显而易见,这套成扇并非是溥心畲的应酬之作,虽然没有上款人,但是绝对是溥心畲用心所画。 

  所以,不妨大胆猜测,这会不会是溥心畲画给墨云夫人的? 

  何为坤扇? 

  《周易》里有“乾”和“坤”两个卦名,是指阴阳两种的对立面,阳性势力称为“乾”,阴性势力称为“坤”。旧时有人家婚礼,会把男家称为“乾宅”,女家称为“坤宅”,男方生辰八字称作“乾造”,女方生辰八字称作“坤造”。 

  但是后来,“乾”代表男性的用法逐渐少了,而“坤”代表女性的用法却沿用了下来,今天很讲究的人家中,女孩子的名字中也会有“坤”字。 

  但是扇子本身并没有男女之分,只是在老一辈的雅致称呼中,有乾扇与坤扇,分别指的就是男扇和女扇,女子用的扇子一般比较扇骨档数多、扇骨比较轻,并且多有香味等。 

  溥心畲的这套四季坤扇的尺寸就比较小, 每柄扇子仅有约0.49平尺,65年后的今天依然保存完好,仿佛从中能看到溥心畲笔下的大雅绝俗之风范。

  春之扇 

  春天,万物复苏,溥心畲在扇面上画下柳岸亭桥,桃花一隅灿若明霞。 

  正面:柳色萦隄水,波光接岸沙。朱阑鉴明镜,一径入桃花。 

  背面:北台寒雨带斜晖,风卷潭云黄叶稀。别恨暗生登阁酒,离尘空振渡江衣。关山有路兵犹隔,天地无情雁不归。佳节年年忆兄弟,烽烟况问首阳薇。忆昔銮舆从武皇,霓旌拂日下长杨。马鸣士萃临驰道,莺转千门拥建章。淡淡尚依灵沼水,青青曾染御炉香。如何玉带桥边树,攀折经年叶路旁。翠楼春色五云车,送别江亭日未斜。几树才消梁菀雪,千条已拂汉宫花。玉关远道闻羌笛,客舍边风动暮笳。旧巷不来王谢燕,年年飞絮落谁家。

  夏之扇 

  夏天,山榭江船,既有夏天水势的浩荡,又无险急之感,小舟上有船夫数名。 

  正面:岩树明斜照,青山宿晚云。 

  背面:藤峡远连天,蒸云赤道边。随风沙似雪,近海雨如烟。落月兵戈里,飞花杜宇前。柴门掩春水,空记义熙年。炎方殊气节,花发向残春。色带瑶池雪,香生洛水尘。江南别兰蕙,海上杂蘩苹。碎影摇明月,空思赠珮人。僧房倚青壁,蹑屐俯层楹。若有蛟龙气,常为风雨声。片云飞不去,孤月照还明。石上题诗处,年年苔藓生。已识炎氛苦,柴门夏日长。沙含蒸雾气,石映火云光。小邑香蕉熟,千家木槿芳。饮君寒水玉,胜泛菊花觞。琼树花飞夜掩关,星坛云净鹤飞还。为谁久住人间世,但食松根便驻颜。

  秋之扇 

  秋天,静水楼阁,甚至特别精心的画出了山石、小舟在水面上的倒影,栩栩如真。 

  正面:傍水起高阁,依岩生暮云。晴空落虹影,远饮向河汾。渔笛随帆去,沧凉隔水闻。 

  背面:乱树蝉声断,池台晚欲凉。片云连岭色,孤月动波光。路火移舟远,观书遣夜长。不眠歆角枕,风笛隔沧浪。南浦多泉石,黄昏集钓船。雨滋新草木,云起旧山川。曲岸依峰峻,平沙向水圆。异方殊物候,高树已鸣蝉。娲皇补天石,遗迹此中多。龟坼斜登岸,龙文远涉波。浮梁分蔓草,空穴乱丛柯。五月瞿塘峡,行舟奈汝何。铁锁连飞栈,柴车天上来。双门遮日月,百丈碾风雷。沙转沧波急,云移石壁开。霏微成暮雨,应近楚王台。

  冬之扇 

  冬天,雪中山寺,有旅客骑驴冲寒,但是雪天中的瑟缩之态跃然纸上。 

  正面:列岫初经雪,青松古寺寒。蹇驴遵石径,清磬出云端。 

  背面:遵渚越沙洲,环山列茅。三星不在罶,渔人散江曲。密石涓细流,苕华缀疏木。日夕集微霰,玲珑动修竹。荒鸡已栖埘,飞鸿渐中陆。冥冥岭上梅,蓬窗伴幽独。零雨降连峤,繁霜被广津。崇朝变飘风,惊我梁上尘。矫矫投簪客,栖栖江海人。结构临荒途,寥阔无四邻。明德岂昭灼,孤寒长隐沦。箪瓢信可乐,安能报君亲。炎日气如炙,一雨遂沍寒。寒热日洊至,燕寝谁能安。敛簟乃生蠹,澣衣愁不干。我欲调素琴,弛缓不可弹。遐观青云际,高飞无羽翰。平林蔽幽谷,维鹈在河梁。临渊志其鱼,戢翼遂不翔。火见已霖雨,殷雷奋南冈。雝雝归飞雁,失群正相望。邅回隔岭峤,恨此云路长。 

  一把扇子三尺画! 

  如此精美之物,不是画给心爱之人的,又是谁能让溥心畲这么有心去画。 

  虽然这套四季坤扇没有上款人,但是这套坤扇的的确确是出自于李墨云,1991年的时候台北鸿展艺术中心举办的“溥心畬书画精品展”,这一次的展品都是由李墨云提供的,这套四季坤扇亦参加了这次展览,现藏家得自于本次展览,并且一直保存到今天。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溥心畲在1954年精心绘制的这套春夏秋冬坤扇,是送给李墨云的玩赏之物。

  溥心畬(右二)、李墨云(右三)与章宗尧(右四)等人合影 

  爱情的力量就是这么伟大,即便当时李墨云和章宗尧暧昧不止,但溥心畲对待这位娇妻是呵护爱护有加。 

  “我在东京,我的谣言也极多,我都不管,想人生几何,及时行乐是赚下的,愿我妻也如此看法,容颜易老,我听你话,你听我话,夫妻同体,忧乐相共,前途光明,不必顾虑,相亲在近,祝你平安,一切保重。” 

  这是溥心畲写给李墨云的信件,这也是溥心畲对李墨云一生的爱恋。 

  那么李墨云呢?她爱溥心畲吗? 

  如果,溥心畲留在了北京,会不会好一些? 

  起码,不至于人至暮年,一顶硕大的“绿帽子”摘也摘不去。

  溥心畲与李墨云旧照 

  “你在家我极为悬挂,在此亦不安心,你出门时多穿衣服,早睡为要。” 

  这字里行间的叮嘱和挂念,哪个女子看了不暖心,更何况还有“款到立刻设法买珠及杂物自己带回,你一切保重,至要至要。” 

  但李墨云何等厉害,偏偏不喜欢彼时的少爷、此时的爱人,就要和溥心畲的经纪人章宗尧搞暧昧,管你溥心畲当时为了我多么的奋不顾身,甚至“抛弃”了结发夫人罗清媛,罗夫人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和溥心畲可称为画坛伉俪,二人还曾经举办过联合画展,也正是在溥心畲35岁和罗夫人的这次画展上,溥心畲一炮而红,之后索画者络绎不绝,润格更是扶摇而上。

  溥心畲与罗清媛旧照 

  怎么看来,溥心畲夫妇二人都是般配的。 

  直到李墨云的出现,准确的说是李雀屏,原本是被太夫人指派过来伺候原配罗夫人的丫鬟,溥心畲竟然深深的迷恋上这个丫鬟,而后溥心畲为了她甚至和母亲夫人抗衡。无奈于溥心畲的真情,母亲最终答应了溥心畲让李雀屏进门为侧室,并赐给了她一个文雅的名字——李墨云。 

  溥心畲比李墨云大了整整22岁,在李墨云18岁的少女时光里,40岁的溥心畲彻底陶醉了。 

  随着母亲和罗夫人的相继去世,李墨云更是一举成为府里的“大太太”,不仅掌管全府的财务,更是对溥心畲有绝对控制,收走溥心畲的印章,不经过她的允许溥心畲不能随意作画送人。

  溥心畲与张大千旧照 

  张大千就曾经抱怨李墨云,彼时因为南张北溥的名声在外,很多人想要二人的合作,李墨云自然之道该如何打点张大千,哄着二人一起画画,但是后来张大千抱怨说,他和溥心畲曾经合作的画,好多都被李墨云收去了,不知下落。 

  按照李墨云的小家子气,这倒也完全有可能,张大千也不算冤枉李墨云,不过如果是这般岁月静好也行,直到李墨云认识了章宗尧,彻底改变了溥心畲的人生。

  溥心畲1963年因病逝于台湾 

  1949年本来已经决定留在北平做一个大学老师的溥心畲,却坐渔船到沈家门,由国民党将领陈诚派专机接往台湾,此时李墨云应该已经早一步到了台湾。本想躲在世界的尽头梦回旧时河山,没成想,正是在台湾的最后岁月,让溥心畲有些心力交瘁。 

  最终,1963年11月18日,溥心畲因癌症逝世,享年67岁。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