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城网,全国古玩城,古玩城联盟,古玩城联盟网,全国古玩市场,全国古玩城,全国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交流会,古玩城,古玩市场,古玩交流会,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城网

百度搜索 古玩城网
www.guwancheng.cn

北京翰海2019秋拍| 中国书画专场导览-封面故事

更新时间:2019-12-04 10:39点击:

  北京翰海2019秋季拍卖会将于12月11-14日在北京嘉里大酒店举行,12月11-12日预展,12月13-14日拍卖。本届拍卖会将推出近现代书画(一)、(二),古代书画、法书楹联、紫瓯凝香-紫砂艺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中国当代书画、古董珍玩共8个专场。 

  中国书画仍是本届秋拍的重要组成部分,四个专场共推出850余件拍品。近现代书画,可流通资源丰富,收藏群体庞大,是市场表现持续稳定的一个板块,翰海在本季推出两个近现代书画专场,在美术史产生过重要影响的名家,如齐白石、张大千、溥儒、吴昌硕等,均有佳作纳入。古代书画,作品的著录及递藏信息对于其市场价值的显现起到重要的辅助作用,本场将推出文徵明、仇英合作《寒林钟馗图》、高其佩《濯足图》、永瑢《水邨图》等。将法书楹联从书画大类中独立出来组成专场,是翰海公司于二十余年前在拍卖市场的首创。本届秋拍,“法书楹联”专场推出作品160余件。 

  目前,中国书画4个专场的电子图录已上线翰海公司官网www.hanhai.net以及雅昌艺术网拍卖预展、雅昌拍卖图录app等平台。本期公众号将重点介绍四本书画图录的封面作品及其背后的故事。 

  封面导览 

  近现代书画(一)

  Lot1-120 

  拍卖时间:12月13日 9:30开始 

  封面作品:溥儒《钟馗》 

  朱红如火 除尽“人间鬼”—溥儒《钟馗》 

  Lot56 

  溥儒《钟馗》 

  朱砂纸本/镜心 

  1943年作 

  钤印:溥儒 

  款识:锺馗曾是开元见,从此人间鬼日多。明是将无来作有,撑眉弩目柰人何。录旧句。癸未端阳节,心畬。 

  注:文物公司旧藏 

  63×28.5cm 

  估价:50,000-80,000 

  从神祗到“人间世” 

  在中国传统文化和民间信仰中,钟馗是驱除邪祟、祈福迎祥的民间神祗。钟馗信仰传承之久与影响之广,在中国民间文化中,也属于非常突出的。可以说,世界上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对“唐·赐福镇宅圣君”钟馗的信仰。目前所知对“钟馗形象”最早的记录来源于《唐逸史》。 

  《唐逸史》有载,唐玄宗于病中梦得“蓬发虬髯,面目可怖,头系角带,身穿蓝袍,皮革裹足,袒露一臂”,自称“终南山钟馗”,誓替大唐除尽妖魅。唐玄宗醒后病症霍然自愈,故令吴道子按梦中所示绘成《钟馗图》,并告天下“岁暮驱除,可宜遍识,以怯邪魅,益静妖氛”。由此,钟馗被奉为驱邪怯魅的神祗,而他的形象从成为“传奇英雄”的一刻起,就非常鲜活地出现在画作上,广为人知。 

  驱邪斩鬼之神在年节装饰始于唐末,延续不衰。从明代开始,钟馗画的创作和张贴从岁末这个时间节点转变为“岁末”和“端午”两个时期,而到了清代,画钟馗则多集中在端午而非除夕。清代康熙十四年修、二十二年继修的《海宁县志》记载:“五月五为‘天中节’。……各家贴符于堂,或悬真人、钟馗像以辟邪。清代“扬州八怪”之首金农所绘的《醉钟馗》也在题识中表示,端午时节画钟馗在当时非常盛行。可见自清代开始,钟馗从“岁暮怯魅”扩展到“驱除五毒”。

  金农《醉钟馗》 据题识可知 端午挂钟馗图在当时十分流行 

  借笔墨抒胸中意气 

  历代关于钟馗的绘画、诗歌、民间传说可谓众多,而钟馗的形象也随时代而演变。元代以降,钟馗画逐渐成为被赋予画家思想情志的特定图像,即“并非以描摹悦世为能事,实借笔墨以写胸中怀抱耳”。从明代之后,在钟馗打鬼的绘画中,钟馗开始使用宝剑。清代画家高其佩首创以朱砂画钟馗,其后许多画家也延习这一画法。

  溥儒(1896-1963) 

  及至近现代,“钟馗”也出现在诸多知名画家的笔端,其中名声最盛的当属“溥钟馗”——溥儒。溥儒集“旧王孙”与“诗书画”名家于一身,他贵为皇室后裔的身份、跌宕的人生经历、卓绝的艺术才华,在近现代画坛中可谓独树一帜。溥儒喜画钟馗、擅画钟馗,在艺坛故有“溥钟馗”之称,其笔下的钟馗形象各异,有传统的捉鬼驱邪,嫁妹出行,也有棒打穷鬼,骑自行车等诙谐有趣的题材。 

  从“鬼王”到神祗,从“钟进士”到民间勇士,千年间,钟馗的形象历经演变,然而刚直不阿、正气浩然的一直是钟馗形象的精髓。在民间,端午挂钟馗画寄托的是百姓驱邪祈福的夙愿,在文人心中,画钟馗是带着社会批判性与民族意识的抒发。 

  朱红如火 飒飒凛然 愿钟馗除尽“人间鬼” 

  本幅“末代皇孙”溥儒的《钟馗》作于“癸未(1943)端阳节”。此前几年,日本侵略者欲聘其在伪政权中任职,溥儒称疾不入城,坚不赴职。此时的他,隐居在万寿山中,以卖书鬻画为生。图上作者题诗云:“钟馗曾是开元见,从此人间鬼日多。明是将无来作有,撑眉努目奈人何”。这首诗出自元代程矩夫《己丑除夜留远斋十绝》,曾被收入《永乐大典 卷之二千五百三十五》。溥儒引用此诗,表达的是在日寇横行之行,“人间鬼”纷纷,期盼能有钟馗再现,将小鬼们一起消灭,这简直是对黑暗世界的诅咒和宣战。

  《钟馗》全作以朱砂写成,不落凡俗。民间认为朱砂有驱邪避灾之意,而钟馗是捉鬼王,二者结合在一起,寓意不言自明。溥儒以写意的笔法、飞动的笔势来写稳如泰山的钟馗立像,在安稳中却有一种飒飒凛然之风。头、躯干与腿脚的三曲造型犹如京剧中的亮相动作,有一种不可一世的威严之势。那一片朱红之色,如火如荼,给人以视觉和心灵的震撼。

  近现代书画(二) 

  Lot201-510 

  拍卖时间: 

  12月13日 13:30开始 

  封面拍品: 

  齐白石《花卉蜻蜓图》 

  兰石芬芳——艺术宗师的交往见证

  Lot461 

  齐白石《花卉蜻蜓》 

  设色纸本/立轴 

  钤印:白石翁 

  款识:寄萍堂上老人齐白石晨起一挥。 

  117.5×33.5cm 

  估价:800,000-1,200,000 

  注:此标的另附梅剧团活动演出老照片计四十二张 

  戏曲宗师向书画大家拜师的佳话 

  齐白石的回忆录曾描写过与梅兰芳初次见面的情景:“民国九年,我五十八岁。我跟梅兰芳认识,就在那一年的下半年。记得是在九月初的一天,齐如山来约我同去的。兰芳性情温和,礼貌周到,可以说是恂恂儒雅。那时他住在前门外北芦草园,他书斋名‘缀玉轩’,布置得很讲究。”

  齐白石与梅兰芳(此照片非本次拍卖标的) 

  1920年9月初见后,梅兰芳在京剧界渐渐如日中天,对书画艺术的热爱也与日俱增。1924年,梅兰芳正式拜齐白石为师学画,并坚持行拜师之礼。那段日子,只要是没有排练和演出,他就会按时到齐白石那里学画。20世纪书画和戏曲界的两大宗师在之后的几十年中产生了深刻的艺术交集。 

  兰石芬芳 两位宗师的艺术交集 

  在齐白石和梅兰芳两大宗师交往的几十年中,齐白石为梅兰芳创作过多幅书画佳构,一旦经市场释出,均为高价。此幅花卉蜻蜓图虽未记年款,但据款识推测大约作于齐白石八十五岁前后,约为1946年,这一时期抗战刚刚胜利,梅兰芳从香港返回大陆,恢复演出。齐白石也恢复卖画,且创作上进入了其艺术生涯的巅峰时期。齐白石晚年的写意作品一直受到市场追捧,其作品中的写意蜻蜓多与菊花、洋红、荷花等题材搭配,与兰花搭配的作品颇为少见,或为梅兰芳所特别绘制,尤为珍贵。

  画作来源清晰 同标的释出梅剧团照片 

  此幅齐白石花卉蜻蜓图藏家得自2017春业界知名专拍“从梅兰芳到张充和:中国戏曲艺术专场”中的梅兰芳、梅剧团作品专题,来源清晰可靠。梅兰芳旧藏的此幅《兰石蜻蜓图》如今再度释出,同时此标的还包括彼次专拍释出的梅剧团剧照42张,颇具收藏价值。

  梅剧团老照片之一 此标的包含42张梅剧团照片 

  凭磐石志 成芬芳园 两位艺术宗师的写照 

  对艺术的探索需不畏艰险,哪一位在艺术界产生重要影响、获得大成就的名家,没有遇到过创作和生活中的艰难险阻,靠着坚若磐石的毅力,攀登着一座座大山,经受起岁月的磨砺,方能“凭一口气 点一盏灯”,终成一代宗师,结出艺术硕果,留下芬芳满园。

  齐白石 1948年11月 摄影:杰克·伯恩斯 

  (非本次拍卖标的) 

  兰石芬芳,齐白石与梅兰芳,无一不是凭磐石志,成芬芳园。成大事者都是相似的,有相互理解的心志,才能数十载交往长久。从这个角度讲,此幅以兰花和奇石为主体的“花卉蜻蜓图”,难道不是齐白石与梅兰芳两位艺术宗师的写照么。

  古代书画 

  Lot601-855 

  拍卖时间: 

  12月13日 15:30开始 

  封面拍品: 

  文徵明 仇英《寒林钟馗》 

  苍劲高古 情景交融

  Lot 745 

  文徵明 仇英(明) 

  《寒林钟馗图》 

  设色绢本/立轴 

  1544年作 

  钤印:徵明、征仲父、十州 

  款识:终南老馗状酕醄,虎靴乌弁鸭色袍。上除唐家百年害,下受唐史千年褒。绮形狞色使人怕,怕渠为白鬼中豪,天晴日出不肯出,元夜始出为游遨。甲辰腊月,徵明同仇实父合手写并题。 

  鉴藏印:珍秘、真赏、丹诚、琴书堂、都尉耿信公书画之章、公、宜尔子孙、信公珍赏、会侯珍赏 

  61×30.5cm 

  估价:50,000-80,000 

  "明四家"之文徵明与仇英 

  根据《寒林钟馗图》上的题跋,此作为文徵明与仇英合写。文徵明是明代画坛上“吴派”代表人物之一,山水、花鸟俱佳,风格多变。仇英精研“六法”,人物、山水、走兽、界画俱能。由于他们的突出成就,与沈周、唐寅一起并称“明四家”。 

  钟馗威严 炯炯有神

  图绘严寒冬季,树木枝叶疏落,在萧旷之野,身材魁伟的钟馗趺坐于溪畔。胸怀中抱有笏板,头戴幞巾,穿宽身袍服,腰系玉带,脚蹬皂靴,缩着脖颈,显出寒风凛凛冷意。但钟馗毕竟是驱邪之神,依旧形象威严,目睛圆瞪,须髯如戬,炯炯有神。 

  寒林萧瑟 如临其境 

  钟馗脚下溪流潺潺,一棵大树,蜿蜒而上,树干上有不少疤结,枝叶疏落,显示是寒冬时节。对岸丛丛荆柯枝干交错,枯梢老槎,显得苍劲高古。不远处还有一片寒林,枝桠相互穿插,虚实、浓淡的处理,都是为了表现寒林的深度。画家利用虚实关系拉大了空间,还以转弯的溪水来加强树林的纵深,使人感到寒气逼人。 

  文徵明布景 仇英绘钟馗 

  全图笔法简括刚韧,以线描为主,辅以敷染。仇英应该着力于钟馗形象的塑造,人物造型准确,刻画得生动传神。树石溪流的布景应是文徵明的高超手段所为,笔墨苍润工整,景致雅逸文静,颇能达到情景交融的境界。此画的最成功之处,在于将钟馗缩脖无颈,一副畏寒的样子跃然纸上,瑟缩着的钟馗和寒林一样都突出一个寒字,相互衬托,加强了作品的荒寒气氛。故此画在人物形态神情的刻画以及立意上颇有独到之处。

  法书楹联 

  Lot901-1066 

  拍卖时间: 

  12月13日 17:00开始 

  封面拍品: 

  朱益藩《楷书二十二言联》 

  中国最后一位皇帝的师傅 

  第一所国立大学的总监督 

  朱益藩以及他的书法才学

  Lot1042 

  朱益藩《楷书二十二言联》 

  云龙纹笺本/立轴 

  钤印:朱益藩印、少保之章 

  释文: 

  门多家集楹有异书万般事随遇而安从此顷尽心立命, 

  北渡天山西穷瀛海六十翁知足不辱何妨且汲水浇花。 

  款识:任先生弟自撰楹帖属书,定园逸叟朱益藩。 

  194.5×46.5cm×2 

  估价:30,000-50,000 

  遵从法度 突破藩篱 

  受晚清学者、士人倡导碑学的影响,书法到了近代逐渐走上了碑帖兼容的道路。但这一结合却是在不断探索中完成的。一方面,许多学者长期受到馆阁体的束缚,尚不能放开手脚另立新的面目;另一方面,他们又受到了尊碑风气的熏染,有一种突破前人藩篱的冲动。这些自然而然的能够在他们的书法创作中体现出来。朱益藩此幅《楷书二十二言联》就说明了这一特点。 

  在这副楹联中,作者在有些字的处理上下笔谨慎,一丝不苟,可以说是循规蹈矩,不越雷池。如其中的“渡”、“瀛”、“万”、“遇”等字,有着很明显的柳公权书体的痕迹。但作者又比较好的解决了遵守法度和抒发性情之间的矛盾,那就是在遵从楷法的同时融入行书的笔意,以加强整体的变化,如其中的“六”、“足”、“从”、“此”等字,既下笔沉实,又行笔利落,做到规矩而不失灵动,潇洒而不失严谨。 

  就结体而言,通篇作品以内敛为主,但却随时通过个别笔画的伸展进行调整,在平正、稳重中追求变化,避免了死板和局促,如“书”的横笔、“命”的垂笔、“渡”的捺笔等。从整幅楹联的章法来看,每一联二十二个字,分两列排布,字与字之间的布局疏密得当,两联之间协调对称,加之上下款和正文互为呼应,相映成趣,融为一体。 

  末代帝师、“北大”校长的才学体现

  朱益藩(1861-1937) 

  这幅楹联的作者朱益藩(1861-1935),江西莲花人,字艾卿,号定园,清光绪十八年(1892)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曾官至湖南主考、陕西学政、上书房师傅、考试留学生阅卷大臣等,曾出任近代第一所国立大学也是当时最高级别学府——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总监督(校长)。入民国后,继续为溥仪师傅,对清室忠贞不渝,但坚决反对溥仪在“九一八”后作伪满皇帝。在天津劝阻溥仪未果,遂不复仕。朱益藩专研书法学问,晚年于琉璃厂挂笔单鬻字为生。 

  上款“任先”或为陈箓(1877-1939),福建闽侯人,字任先,号止室。1912年任北京政府外务部政务司司长,此后历任都护使驻库伦办事大员、国际联盟中国代表、国民政府外交顾问等职。 

  名贵官笺 愈显珍贵 

  此联用纸为宫廷云龙纹笺,极为考究。从乾隆朝开始,由于皇帝本人善书法,喜挥毫,故对制作精美、质量上乘的古纸情有独钟,并谕令仿制精美、质量上乘的古纸。清宫纸厂先后仿制明代官纸厂在宣德年间所制的各种名贵官笺,如云龙纹笺、洒金五色花笺、梅花玉版笺等,比明代宫笺更为古雅、坚致。朱益藩贵为帝师,以名纸书写二十二言长联,对于上款人的重视不言而喻。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