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城网,全国古玩城,古玩城联盟,古玩城联盟网,全国古玩市场,全国古玩城,全国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交流会,古玩城,古玩市场,古玩交流会,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城网,古玩城网

古玩城网
www.guwancheng.cn

北京保利秋拍:五十通信1012万元!张大千信札再

更新时间:2019-12-07 11:23点击:

张大千致张目寒信札 十卷五十通 成交价:1012万元 北京保利2019年秋拍

  跨越35年,张大千与莫逆之交张目寒之间往来信件数封,字里行间呈现出来一个率真与多样的张大千。

  2019年12月1日,时隔近50年后,张大千致张目寒十卷五十通信札在北京保利秋拍公开拍卖,这批目前所新发现研究张大千生平最重要的史料早在公布之初就引发众人关注,在拍卖现场自然亦是受到多方竞争,现场以720万元起拍,最终是以880万元的价格落槌,加佣金以1012万元成交,这一成绩也再次创造了张大千信札的高价纪录。

张大千致张目寒信札全貌

  近年来,拍卖市场中频现民国书画大家及文化名人信札,来往书信既有书法艺术价值,亦是研究其的重要文献资料,同时信札中的机密内容也成为研究某时期的历史资料,所以备受各方关注,并在拍卖市场中不断创造高价。

张大千(1899-1983年)

  比如这批张大千致张目寒信札,两人自上世纪三十年代起就交深莫逆,其交谊一直持续到张目寒1976年中风失忆失语,之后张大千仍常常拄杖看望,只能与他默然相对。直至1980年张目寒去世,1983年张大千去世。 

  这批手札中最早的日期是1930年代后期,最晚是1970年代初期,而这也正是中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之时,社会动荡不安,尤其是在1949年国民党退出大陆后转徙于世界各地,可说是饱经颠沛流离之苦,但这一时期也是张大千作为一个世界知名的大画家创作精品最多、艺术活动最多的时期,是张大千一生最重要的一段时间。

左起:庄严、张大千、张目寒、台静农在台北郊区张目寒寓所 (庄严拍摄)

  张目寒在这数十年间长期担任国民政府文职高官,手上有一定的方便和人脉,又和张大千交情笃厚,因此张大千的许多事务,无论是有关画展等艺术活动的交涉与安排,还是书画买卖之类的商业往来,甚至张大千个人的私事和家庭内的纠葛,张目寒都乐于替张大千处理,所有这些内容在这批信札中都有所反映。 

  据张目寒自己说,他与张氏的交往开始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但究竟在哪一年已无从查考。张目寒所保存的这批信札中,有几件只能算是便条之类,可见他对于张氏本人不但非常尊重,而且对张氏的手迹也是非常在意地保存下来。但这些信札中,时间最早的几件中有一件的受信人不是张目寒而是谢稚柳。 

  张大千1938年夏从沦陷的北平逃出,辗转香港、桂林、重庆等地于年底返回成都,立即卜居青城山上清宫。稍微安顿下来,张大千马上筹备成都画展。这封写于1939年3月23日(农历二月初二)的信(第二十一通)中,除了告诉谢稚柳他将于旧历三月初十(4月29日)在成都举办画展以及请谢为他撰文之外,其余五分之三的篇幅与张目寒有关。 

  摘取部分信札内容一窥

  释文:寒弟:今日庆、裕二女上山,知弟明即还青城,喜极喜极!大扇不必寄上矣,现仍存稚柳处。稚柳弟处旧画数幅,望携来,无须更托张秉三也。 爰顿首。

  释文:寒弟:兄二十二日乘CAT经台赴日,乞弟来机场一晤。画展照片册加印二三本带来,君璧赵大年前日大小放不清楚,乞再借成八寸十二寸何如?丝袜请弟代买,兄当代款来面交与弟也。 爰顿首,十四日。

  释文:寄寒弟。潦倒应嗟去未回,阿兄聊为说从来。三山采药诚知妄,四海为家老可衰。镜里形容看渐瘦,天边消息费疑猜。银河虚与南溟接,无那鼋鼍浪作堆。银河,阿根廷大江也,永久留居证迟迟未得,颇闻有作梗者。

  释文:寒弟:半月前得手书,以有古露砥之行,未能即覆。髯公赐词三首,奖饰愈恒,何可当也。曼青诗洞见性情,俱深感愧,纸已命罗侄寄上。序文务乞弟亲书,至盼至盼。兄四月飞纽约小住,或东归,诸至好赐贶画诗书,勿寄巴西,弟保留之。心畬来书已悉,已函香港,不久当可得答,或且径寄画款与之。但香港市面不景,得价不高耳,乞弟先告之,至要至要。十月二日,兄爰顿首。纽约住址:D.C.chang c10.c.y.Wang 58w 57st n.y new york USA

  释文:寒弟:久未得与弟作覆书,亦缘懒放且为饥驱,竟少宁贴时也。上周前,方自纽约归,被牵累之画件,已得官方准与,寄回巴西,此稍可慰弟万里外。兄所编清湘老人书画编年,专待志希兄所藏,即可付印。前所寄太小,看不清晰,曾嘱孙家勤弟奉书乞重摄,想已与志希兄接谈矣。蔡昌銮兄归,称弟胃病已渐愈,喜慰之至,所带之月份牌,因行李过重,于日本付邮,想日内可到耳。绘秋弟昨来函云,在弟处见兄近作大幅山水,是否岭梅代付裱之瑞士写景。梅弟在港,人缘颇不如前,深为惋惜。镇侄因何还港?弟亦知之否?悬挂甚切,率书,即询俪安。 十二月十二日,兄爰顿首。

  张大千信札的出现,对于关注张大千作品个案研究的学者、研究机构与收藏单位而言,无论是信札品质的完好性还是涉及张大千身世资料的学术权威性、透过挥洒淋漓、亲切生动的书写中所涵盖的书法学术问题,无疑是为研究和解决张大千作品鉴定标准提供了无与伦比的第一手物证。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