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城网,全国古玩城,古玩城联盟,古玩城联盟网,全国古玩市场,全国古玩城,全国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交流会,古玩城,古玩市场,古玩交流会,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城网,古玩城网

全国古玩城网
www.guwancheng.cn

明万历本《麻姑山志》亮相北京匡时2019秋拍

更新时间:2019-12-23 16:53点击:

  北京匡时 | 2019秋拍 

  《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十七卷 

  (明)邬鸣雷、陆键修 左宗郢纂 

  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陆键刻本 

  1函6册 白棉纸 线装 

  28.5×16.2cm 

  参阅:《中国善本书提要》P209,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 

  豫章形胜甲寰宇,麻姑形胜名豫章。如此灵山秀地,明代嘉靖以前却只有诗文集两册,以録历史上的文人题咏。直至万历三十七年邬鸣雷来守建昌,提倡支持爲麻姑山修志,始有《麻姑山丹霞洞天志》问世。此即所谓万历《麻姑山志》,全名《麻姑山丹霞洞天志》。拍品即此山始有之《志》。

  《丹霞洞天圣境图》 

  此版本查无著录,《善本书提要》载国会图书馆藏明刻清印本:“国朝(清)罗森撰,因明万历中左宗郢《志》而修”,罗森序云:“明当神庙时,郡守邬齐云属乡衮左奉常编之,凡若干卷,颜曰《丹霞洞天志》,藏版郡管库中,经燹顿尽,即民间鲜遘原本”,罗森本应为现存最早的《丹霞洞天志》,而罗森据以刊刻的万历底本,即匡时秋拍即将为您呈现的万历四十一年陆键刻本。

  陆键刻书跋 

  以下内容引自:李致忠《明万历本〈麻姑山丹霞洞天志〉跋》,《国学季刊》第七期,P1-12,山东人民出版社,2017年。

  麻姑山与麻姑山志 

  万历《麻姑山丹霞洞天志》,最早见于清黄虞稷《千顷堂书目》卷八,著录爲“左宗郢《麻姑山志》十七卷”。同时又著录“萧韵《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十六卷”。该书目著录的正确与否,姑置勿论。其次见于《明史·艺文志》,著录爲“左宗郢《麻姑山志》十七卷”。其实,《明史·艺文志》的主要来源,就是《千顷堂书目》,所以两者著录酷似。清代乾隆时四库馆臣所见到的《续刻麻姑山志》十七卷,只是浙江汪淑家藏本,并谓爲“明左宗郢撰,国朝何天爵、邱时彬重修”,远非万历原《志》,所以弃而弗録,进入存目。说明乾隆时四库馆臣已难见到万历《志》原本。当代古籍书目,如《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等,均未见著录。其实国家图书馆藏有一部,虽然不全,且与拍品不尽相同,但说它仍是万历本,尚属可信。

  万历四十一年刻《丹霞洞天志》卷端、写样者郑象极 

  (一)拍品与国图本卷端下题不同说明什么 

  比较拍品与国图本卷端下题,有助于判断拍品是否爲万历原本。拍品按规则应著录爲“(明)邬鸣雷、陆键修,左宗郢纂,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陆键刻本”。每半叶九行,行二十字,小字双行同,白口,四周单边。爲什么一定要这样著录?这既有旧日纂修志书责任人表述的习惯,也有合乎实际情理的依据。本县长官,乃至本府本州长官,通常处在支持、主持、监管督促修志的地位,出书时通常都要将本县知县,乃至本县隶属之府州知府知州列入监修的位置,其著作责任表述爲“修”;而实际编纂人则列入编纂的位置,其著述责任则表述爲“纂”。拍品各卷卷端下题爲“郡守四明邬鸣雷长豫父、郡李长水陆键实府父监纂;少卿郡人左宗郢景贤父编定”,卷一卷端下首行还有小字镌题“庠生郑象箕校订”字样,既比较如实地反映了《麻姑山丹霞洞天志》修、纂人员各自的实际责任,也符合旧时修志题注习惯。邬鸣雷当时是建昌府知府,陆键是建昌府推官,说他俩监纂,名副其实,责任表述准确到位。左宗郢是南城县人,又是进士,是《麻姑山丹霞洞天志》的实际编纂人,责任表述由他“编定”,也名副其实。而国家图书馆所藏此《志》,各卷卷端下题则爲“郡守四明邬鸣雷长豫父辑;郡李长水陆键实府父编;少卿郡人左宗郢景贤父校”。将知府邬雷的责任降低爲普通辑者的身份,不合旧日修志的表述规矩。“郡李”是“郡司李”的简称,“郡司李”爲“郡推官”的别称。陆键时任建昌府推官,所以头衔简称爲“郡李”。他反而成了实际的编者,也不符合事实。而真正受命并实际编纂此《志》的左宗郢,反成爲一名校正者,更不符合事实。可以肯定,国图藏本已非初印,而是在此《志》行世之后再行修补重印时改刻了卷端下题。也说明它应比拍品略晚。 

  邬鸣雷(1566-1621)字长豫,一字齐云,奉化(今属浙江宁波)人。万历三十二年(1604)进士。三十七年(1609)擢建昌府知府。建昌府与抚州府在明前期同属江西布政使司湖东道。建昌府辖南城南丰、新城、广昌四县,治所在南城县。万历六年(1578)又置泸溪县,亦隶建昌,成爲五县。邬氏任事勇于担当,敢于负责,凡利弊当兴革之事,皆与推官陆键议行。尤加意造士,捐俸置六学义田,以助诸生。并谓“麻姑旧有《集》无《志》”,“予既慨焉,爲葺其旧,创其新,以生兹山之色。而旴中士亦蒸蒸起,因复建堂课业,弦诵之声遍满山谷,足称千载一时矣。则今日之《志》又曷可已耶!”(国家图书馆藏万历《麻姑山丹霞洞天志》邬序)足见邬氏守建昌要爲麻姑山修志的决心是十分坚决的。

  《麻姑仙坛图》 

  国图所藏万历《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左宗郢后序,将邬鸣雷要肇修山志的思想与决心上升到爲政的高度加以阐释:“予闻陈宠有曰:‘善爲郡者,精神绕于一郡,善爲邑者,精神绕于一邑。’吾固知今郡公精神无他注,惟日绕旴土山川、民社几十百回,矧五老咫尺,双瀑潺湲在垧外不舍许,宁有全志不出郡公胸中也者,而观者尚索之方册哉!公在则即政即《志》,公去则即《志》即政…予不佞,不敢以无稽之言,辱此邦文献。特叙其概,以俟千古阅山《志》而评吏治者。万历壬子冬吉,治生左宗郢顿首拜撰。”意谓《麻姑山志》自在邬守胸中,何必非求方册成书!表达得既婉转委曲,又让人明确知道《麻姑山志》是在郡守邬鸣雷支持、鼓励、指导之下,由他左宗郢完成的。 

  左宗郢(生卒年不详)字景贤,号心源,南城(今属江西)人。万历十七年(1589)进士,授四川监察御史,巡盐两浙,督学京畿,所至并有政声。转南京太常少卿,寻致仕。历官十数年,所至收览图籍,致仕时几汗牛充栋,悉贮之郡学尊经阔,凡三百七十种,供师生研读。他如建宗庙、置族田,聚书育英堂,令学者有所诵习,并捐田以养之。知府鸣雷在麻姑仙坛右侧建育英堂,左宗郢又助田一十六石。因为资格比自己老,历事较自己早,邬鸣雷来守建昌之后,委托他撰写《麻姑山志》,情理皆通。国图藏本将邬鸣雷表述爲此《志》的辑者,陆键表述爲编者,左宗郢表述爲校者,不管出于何种考虑,至少证明国图藏本绝非开初的原本,反证拍品爲万历原刊。 

  陆键,字实甫,号开仲,平湖(今属浙江)人。清彭润章光绪年间所修《平湖县志》卷十五谓陆键乃“江西巡抚万垓子。万历三十五年(1607)进士,授江西建昌府推官,署南城县事”。推官一职始设于唐代,掌管刑狱。明代各府推官虽然继掌刑名,但职责加进了审计,成了各府的佐贰官。顺天府、应天府的推官从六品,其余各府推官皆为七品。前述鸣雷凡遇利弊当兴革之事,皆与推官陆键议行,就容易理解了。因为陆键应当是建昌府的佐贰官,也就是建昌府的副职官员,所以邬鸣雷遇事多与之议行。正因爲陆键身爲建昌府推官,又兼署南城县事,成了南城当时实际上的县太爷。而麻姑山又在南城县内,所以《麻姑山志》的纂修,他亦处在支持监管地位,故拍品将之与邬鸣雷并列爲“监纂”,责任表述是确切而分明的。国图藏本卷端下题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反映它非原刊初印,稍逊于拍品。

  《麻姑山七夕会宴图》 

  (二)拍品与国图本卷十七不同说明什么 

  拍品卷一包括三部分内容:凡例、目録、校订参阅姓氏。这是一份很全面的全书总括。凡例一共六条:阐明本《志》所写主宾分明;所收序记诗词,次第识之,宗工钜笔,各冠其首,其他断璧碎金,登览题咏,则诠订附録;类各有《志》,《志》各有考,间或失诸汗漫,溺于神怪,亦志神仙之事,不拘于耳目所闻;灵山胜地,游览甚伙,名公制作尤多,只録其现存者;麻姑山洞天福地兼擅其美,所《志》奇峰异水、圣迹神踪,只限于睹记者;此《志》爲考者四,爲表者二,爲志者四,爲纪者五。每卷以小序撮其大旨。而国图藏本只有凡例,与拍品相同,但无目録及参订人姓氏。不知是有意删略,还是自然残失。 

  拍品卷一目録第十五卷包括《姑志补遗》和《麻源附録》,第十六卷是《从姑附録》,第十七卷是《麻姑育英堂事宜附録》。但在实际镌版时发生了问题,将《姑志补遗》和《麻源附録》都分别立爲第十五卷,第一个卷十五镌成《姑志补遗》,第二个卷十五镂成《麻源附録》。这一错误,造成刻完第十六卷时即已达到十七卷之数,使卷前公布的第十七卷应镌的《麻姑育英堂事宜附録》根本没法再刻,形成前边目録公布的内容与后边实际所刻的内容矛盾混乱,只得删掉卷十七的名号和所要反映的《麻姑育英堂事宜附録》内容。而国图藏本前边不公布目録,将《姑志补遗》及《麻源附録》统一回归到卷第十五,卷十六仍是《从姑附録》,而卷十七亦未在卷端明标,只在版口注明卷十七之次,卷端直接镌题《麻姑山育英堂事宜附録》,内容共有七绦:一、邬鸣雷撰《置买六学并育英堂麻姑观田业题辞》;二、邬鸣雷撰《课士示谕》;王一言撰《育英堂赡田记》;四、邬鸣雷撰《奉常左公育英堂赡田藏书记》;五、左宗郢撰《训文略》;六、《育英堂会规》;七、《麻姑山育英堂储书目録》《计开左学院助书目録》。这明显是再印时根据前边目録更改并添加出来的。这两者的不同,表明新修《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在镌版时就岀现了误刻,使后人再印时不得不加以调整和更改。可惜国图藏本已是残帙,不如拍品较全。但就版本而言,两者均可说是万历本,区别在于拍品初印,国图藏本重印。

  《从姑图一》 

  (三)拍品的付梓 

  拍品卷前佚邬鸣雷序,卷后佚左宗郢后序,惟存陆键《麻姑志后跋》,这既是缺憾,又是疑点。缺憾在两位主要人物的原序缺失,令人难知修志缘起;疑点在两序佚缺,不知是流传过程中自然丢失,还是后人有意裁撤,以造假象。但观其整体风格、字体刀法、印纸墨色,审其爲万历原刊,似可取得共识。 

  拍品有建昌府推官、署南城县事陆键《麻姑志后跋》,跋称:“甬东邬使君竣姑山之役,遂汇山中名贤题咏、灵异产殖,属余寿梓。梓成,使君昌言简端,余可无说,以跋其后……万历癸丑明首吉,长水陆键实府父跋。”癸丑,即万历四十一年(1613),此爲审定该《志》爲明万历四十年陆键刻本的确凿证据。 

  拍品卷前有《姑仙圣像图》、《麻姑山总图》、《麻姑仙坛图》、《丹霞洞天胜境图》、《三谷云斗图》、《从姑山图一》、《从姑山图二》、《七夕群仙宴会图》,凡八幅。其中《姑仙圣像图》右侧镌有“壬子春日之吉马微薰沐写”题记;《麻姑仙坛图》题名左侧镌有“马征写”题记;《丹霞洞天胜境图》右侧镌有“邑人马徽写”题记;《从姑图一》题下镌有“马征写”题记。因知此《志》附图,都出自马征之手。壬子,乃明万历四十年(1612),这一年的春天,马徽开始爲《麻姑山丹霞洞天志》绘制各图,翌年版行于世。 

  马征,字鹏扬,南城县人。进士。善丹青,工于大士像,尝写大土像赠人。白描妙手,人以爲李龙眠复生。明人着色山水,首推马征。亦谙笔墨。可知此《志》卷前附图非但出自名人之手,且这位名人里贯就是南城。当地人爲当地新修《麻姑山丹霞洞天志》绘图,自然是妙手加乡情,既责无旁贷,又熟悉胜景,所以幅幅生辉。 

  此《志》的字体风格,不是明万历时期刻书普遍通行的匠体字,而是手书上板。书者有自标“郑象极”者,郑象极,盖又作象箕,应该是建昌府庠生中较爲优秀者。书前的《元君窦诰》,就是“奉道弟子郑象极薰沐谨书”。校订参阅姓氏中的庠生,也是郑象箕排第一。庠生是明清时期府、州、县学生员的总称。学政到任之年要举行岁试。岁试之前先由府、县学进行预试,过关者称“童生”,童生才有资格参加岁试,再过关者称爲“秀才”,秀才进入府县儒学读书后,才可称爲庠生。郑象极是庠生,所以他也是秀才。他字写得好,所以该《志》相当部分都是他手书上板的。他前边还有一位举人姚来京。姚来京,也是南城县人。万历四十年举人,也就是在《麻姑山丹霞洞天志》纂修过程中,他中的举。后爲山东盐运同知,升为武昌府知府。 

  综上所述,可知编定《麻姑山丹霞洞天志》的左宗郢,为此《志》绘图的马征,执笔手书版样的郑象极,校订参阅的举人姚来京等,都是本乡本土之人。这些人在四百多年前合力完成的《麻姑山丹霞洞天志》,今又重现人间。

  《从姑图二》 

  麻姑山与麻姑山景物 

  明左宗郢所修《续刻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卷二《形胜考》云:麻姑山“发派于军峰山,奔腾百里,至西芙蓉而结爲芙蓉山道场,复盘旋二十余里,始中结丹霞第十福地。又蜒蜿东行,结爲飞罐、王仙、秦人、云锦诸峰而聚于观,故东瞰郡城,西跨宜邑,西南带麻源三谷,北则丰草长林、虎狼蛇蝮居焉,人疑谓仙灵所窟宅莫得而穷云。丹霞福地,居山之巅,浮邱公修丹所也”。这是明朝人对麻姑山形胜的总括。用今天的话来说,麻姑山位于今江西省抚州市南城县西十华里左右,乃武夷山系军峰山之余脉。主峰海拔1176米。周回一百五十里。其山地处长江中下游,雨水丰沛,植被丰富,山峦起伏,万木葱龙,鸟语花香,物产丰富。可谓自然景观奇特秀美,人文景观棋布星罗。历爲文人骚客登览探幽赋诗歌咏之胜地,也是雅士文人展卷卧游并与之神交的诱人胜境。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以此标准衡量此山,可以说是灵山秀地,古迹仙踪。云盖山、雾应山、西芙蓉山、灵谷山、丹霞山、从姑山、红屏山、廪山、铜山,山形各异,山势争奇;齐云峰、五老峰、葛仙峰、秦人峰、王仙峰、香炉峰、飞炉峰、狮子峰、浮丘峰、天马峰、毛女峰、栖霞峰,峰峦累嶂,气势恢弘;象石、龟石、仙羊石、伏虎石、大狮子石、小狮子石、绣球石,怪石嶙峋,争拟物象;石窦、华子冈、谢公冈、驼鞍岭、云锦岭、云阔岭、谷口、三谷、仙姑巖、灵谷巖、卷石巖、伏虎巖等,巖石环列,冈岭突兀,巖谷深邃,高下自然;更有神功泉、虎跑泉、九曲泉、金屑泉、月泉、碧眼泉、瀑布泉、双瀑泉、卓锡泉、定应泉、桃源、菖蒲源、菩竹源、北源、金家源、古塘源、亵南源、五郎源、南润、北涧、龙湫、锦溪、葛仙井、浮丘井、金龙潭、龟潭、水月潭、伏狮潭、桃源洞、水帘洞等,泉源潭湫,镶嵌其间,高低错落,有动有静,美不胜收。这些本来都是自然天成,大自然恩赐的造化,又被赋予很多趣闻,使自然风光又蕴含某些人文故事,耐人寻味。 

  明左宗郢纂修之《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凡例言:“宇内洞天福地无兼聚一山者,惟豫章匡卢与麻姑丹霞并擅其美。”意谓惟有庐山和麻姑山两者兼具,既有洞天,又有福地。洞天福地,乃道教仙境之称,是群仙修炼居住之所。宋末元初邓牧《伯牙琴》续编说“洞天福地,仙人是宅”。南北朝周武帝《无上秘要》卷四《山洞品》说“五岳及名山,皆有洞室”。明张宇初《岘泉集》卷二更言“吾道之谓洞天福地者,皆据东南山水之奇胜,故非人迹所宜栖息,而必仙真之奥区也”。意谓仙道所宅,不仅是名山胜境,且多居东南灵秀奇胜之山。庐山、麻姑山都雄踞我国东南江西境内,山清水秀,物阜民丰,爲神仙所钟爱。 

  宋张君房《云笈七签》卷二十七登七所列第二十八洞天就是“麻姑山洞”,而所列七十二福地中的第十,便是“丹霞洞”,并说洞“在麻姑山,是蔡经真人得道之处,至今雨夜多闻钟磬之声。属蔡真人治之”。而围绕丹霞所展开的元通窦殿、老君殿、三清殿、玉皇殿、灵峰殿、天一真庆宫、十贤堂、省憩堂、又玄堂、观音大士堂、三忠祠、胡公祠、岳王祠、太宵靓、延禧观、崇真观、丹霞观、石崇观、灵仙观、雾应庵、广度庵、伏虎庵、藏书阁、文昌阔、观音阁、御书楼、西窗寮、白云寮、清隐寮、炼丹室、冲和室、恒山精舍、蔡真人故里、思齐精舍、蔡经宅、西竺庵、顺济侯庙、麻源庙、云门寺、灵峰寺、龙潭寺、齐云亭、喷雪亭、神功亭、半山亭、瀑下流觞池等,均各具特色,各富人文,爲天然灵秀之地增添了文化内涵,使自然景观富含人文情趣。

  《物产志》 

  “夫山者,产也。言产生万物,莫备于山。而建武诸山,姑崤称最。以故地气殊异,发宣自奇。硃米作贡于先朝,神功流芬于郡邑。采瑶草之奇葩,而知丹井之异;把紫藤之异卉,而得龙门之奇;生于源,芝秀于山,其他珍禽聚谷,奇兽潜崖,所谓宝藏斯兴,货财斯殖,利用民生,莫可弹述也。”这是明万历间左宗郢所纂《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卷四《物产志》中的一段总括之言。 

  本山所产“银硃米”,“每年四月始稼,八月方收,宋时取以作贡”。到明万历时“山中半系他种,银硃者亦鲜矣”。今天还有没有,大可发掘,以富一方之民。还产一种酒,名“神功泉”,乃用神功泉之流水酿之。“气色微红,相传谓诸仙丹气所锺”。万历时“水色变白,山中人取以酿酒,嘉于凡水数倍”。今此酒尚存否,亦可发掘,做出非遗产品。还产一种菜,名“瘴”,形“似菠菜,叶似小罗卜根,性颇热,生于流水源头至洁之地,不可多得。食之作檀香气”。 

  麻姑山,花草繁茂,举不胜举。百合花、紫薇花、山丹花、水仙花、蝴蝶花、凌霄花、月季花、山茶花、鹿葱花、鸡冠花、玉簪花、结香花兰、蕙、菊、金凤花、宝相花、玉兰花、刺桐花、红娘子花、踯躅花等,漫山遍野,争奇斗艷。其中金凤花,也称“凤仙花,村妇取以染指甲”。红娘子花,“一名鬼灯笼,结实似荔枝,其色红若珊瑚”。还有一种草,名绣云草,“其叶连根,粒粒如黍米,其色似翡翠,若绣成焉。惟神功泉上有之”。

  《物产志-芸香树》 

  还产一种芸香树,亦名山矾、郑花、七里香、玉蕊花,每年清明时节开花。“收之,可以祛书蠹”。还产灵芝、枸杞、瑶草、地骨皮、益母草、商陆草、黄精、半夏、生地黄、何首乌等药材。其中“商陆草,一名通灵草,其根有人形者,术土取以代樟柳神,能报人祸福”。 

  麻姑山飞禽走兽也不少,鹳鹤、练缦、翡翠、百舌、啄木、鶄鴒、丝毛鹨、鹧鸪、竹鸡、鸠、鹰、鹭、燕、布谷、鹌鹤等百鸟齐备。尤其是“鸲鸽,又称八哥儿,亦名寒皋,端午日断舌养之,能学人言”。其他如虎、鹿、獐、狼、狐、九节狸、玉面狸、果子狸等,亦生活山间,出没于人迹罕至之处。总之,麻姑山是秀美之山、丰饶之山、仙踪道迹之山,自然景观美,人文景观多,物产丰饶,确是一座胜境名山。

  《麻姑仙像》绘者马征 

  麻姑与麻姑山 

  麻姑乃中国道教传说中的女神,其名最早出现在《列异传》上,《列异传》中有一条说麻姑神降蔡经家,经见麻姑手指长得像鸟爪,心想“此女子实好佳手,愿得以搔背”。麻姑知其亵意,大怒,遂发神功予以惩罚,弄得蔡经双足“顿地,两目流血”,给人的印象似是凶神恶煞。到东晋葛洪《神仙传》中,麻姑品格、形象得到进一步完善和提升。《神仙传》卷三《王远传》谓东汉桓帝(147-167)时,有久已成仙的王远字方平者,“欲东之括苍山,过吴,往胥门蔡经家”。原因是蔡经“骨相当仙”,“生命应得度世”,故欲取之,“以补仙官”,并在蔡家遣人召见麻姑,待“麻姑至,蔡经亦举家见之”,并说她“是好女子年十八九许。于顶中作髻,余发散垂至腰。其衣有文章,而非锦绮,光彩权日,不可名字,皆世所无有也”。一幅美丽女神的形象宛然现世。“麻姑手爪不如人爪,形皆似鸟爪。蔡经中心私言,若背大痒时得此爪以爬背,当佳也。方平已知经心中所言,即使人牵经鞭之曰:‘麻姑,神人也,汝何忽谓其爪可以爬背耶!’便见鞭着经背,亦不见有人持鞭者。方平告经曰:吾鞭不可妄得也。”将惩罚蔡经的举动移植到王方平身上,使麻姑的品格进一步完美。 

  麻姑既是仙人,其生平里贯便难以考实,因而她到底是什么地方人,在哪儿修炼得道升仙,便只能是故老相传,决非信史。 

  南北朝时刘敬叔《异苑》卷五曰:“秦时丹阳县湖侧有麻姑庙。姑生时有道术,能着履行水上。后负道法,婿怒杀之,投尸于水,乃随流波,漂至今庙处铃下。巫人当令殡殓,不须坟瘗,实时有方头漆棺在祠堂下。晦朔之日,时见水雾中暧然有着履形。庙左右…”丹阳今乃江苏镇江下属之县级市,这是最早说麻姑是丹阳人的文献。

  《仙灵记》 

  《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卷五《仙灵记》则说“麻姑,古宣城人也。今宁国路有麻坊,其地举皆麻氏。”宣城又称宛陵,即古宣州,宁国路即由故宣州改名而来,今属安徽。这是关于麻姑里贯的又一说法。 

  明李贤《明一统志》卷二十五《仙释麻姑》条,说麻姑“或云建昌人,修道于牟州东南姑余山。宋政和中封真人”。建昌属江西,治所在南城县。修道在山东牟州姑余山。这是较爲明确记载麻姑是江西建昌人。 

  至若麻姑在何处修炼并得道升仙,说法就更多了: 

  五代杜光庭《録异记》卷六谈及繁阳山麻姑洞,说是这个洞往往闭塞。“元和中,南康王韦泉莅蜀,洞忽开,时人或云洞门开即年丰物贱,寻又闭塞。至是复开,其后果年远近丰稔。其洞本名麻姑洞,山侧有麻姑宅基,盖修道之所也。”繁阳山在成都三河镇,传说太上老君曾在此传道,道教创始人张道陵尝游访此地。这是麻姑修炼成仙之地的较早一说。 

  宋晁说之《嵩山文集》卷五有一首诗,名《蓬莱仙》,诗云:“我是蓬莱山上客,暂到人间管春色。谢家池馆纵吟魂,卓氏酒炉迷醉魄。人间春色将奈何,潋潋滥滥浓如波。归来说与秦王女,麻姑偷去唱爲歌。”这又牵涉到一个传说,谓麻姑是秦始皇之女,满脸麻子,但心地善良。秦始皇修长城,奴役压迫大量民工,每天鷃不叫,不得收工。麻姑不忍民工又累又睏,遂提前学鸡打鸣,引来各户公鸡都跟着提前叫五更,使民工得以休息。这裹又将麻姑说成是蓬莱仙。 

  宋洪迈《夷坚志》卷四《麻姑洞妇人》云:“青城山相去三十里,有麻姑洞,相传云亦姑修真处也。” 

  此说与《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卷五《纪》中之《仙灵记》相一致:

  《仙灵记》 

  《仙灵记》曰:“又传云姑尝与其弟入山拾薪,甚难,惟姑独往,得薪甚多。其弟怪讶,窃伺之,惟见姑宴坐林间群鸟皆啣薪而至。其弟归告其母,母乃强诘其故。姑自知其神异已泄,明日遂弃家而去,莫知所之。后数年间,忽归于家,人问其何自,姑言自青城山而回。家人见所穿之衣垢弊颇甚,欲使更新以替之。姑不受,曰自有仙裳,其服皆精洁文彩,非世服也。又复弃家而去。”这是麻姑修炼升仙之地较爲重要的说法。 

  唐顔真卿《顔鲁公文集》卷五收録一篇他撰写的《抚州南城县麻姑山仙坛记》,《记》中说:“大历三年,真卿刺抚州。按《图经》,南城县有麻姑山,顶有古坛,相传云麻姑于此得道。”表明他在大历三年出爲抚州刺史时,曾登麻姑山并写下了名篇《仙坛记》。而在此《记》的开端便明“按《图经》,南城县有麻姑山”。这是顔真卿交代他所写《抚州南城县麻姑山仙坛记》的依据是从《图经》而来。检宋陈振孙《直斋书録解题》卷十二《神仙类》著录有“《上清天地宫府图经》二卷,唐司马子微撰”。考司马子微(647-735),名司马承祯,字子微,又作紫微,法号道隐,自号白云子,人称白云先生,河内温(今河南焦作温县)人。少好学,薄于爲吏,遂爲道士。事潘师正,传其符录及辟谷、导引、服饵之术。师正特赏异之。尝遍游名山,朝圣洞天福地,撰写了不少作品。五代沈汾《续仙传》卷下说他撰有“《修真秘旨》《天地宫府图》《坐忘论》《登真系》等行于世”。可证《天地宫府图经》确是唐司马微的作品。 

  宋张君房《云笈七签》卷二十七登七《洞天福地》中收有《天地宫府图并序》,书中三十六小洞天的第二十八洞,记载的便是麻姑山洞:“第二十八麻姑山洞,周回一百五十里,名曰丹霞天,在抚州南城县,属王真人治之。”而在宋潘自牧《记纂渊海》卷一百八十七《仙道部二》所辑此书则曰:“第二十八麻姑山洞,周回一百五十里,名丹霞之天,即南极王方平真人会麻姑于此蔡经宅并上升处。在建昌军南城县。”司马承祯是唐代贞观末至玄宗开元后期人,他生活的时代,正是唐代社会由初唐转入盛唐之际,此期道教最受推崇,因而证明《图经》所说抚州南城县的“麻姑山洞”,应该在司马承祯撰写《天地宫府图经》之前即已出现,否则在他的书中是写不出来的。至若前到什么时候,仍须进一步加以考证。

  ?《形胜考》 

  明万历左宗郢等所修《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卷二《形胜考》中有言:“按本山古先名号,莫可考镜。阅《抚州图经》,旧说山中因麻姑仙度蔡经而得名焉。”意谓因爲麻姑仙在此山中度化了蔡经,使之升仙得道,故名麻姑山。《形胜考》又说:“旧记奥自东吴天玺间,天间有神人过兹山,度蔡经,遣使闻于麻姑,同爲证果。其事因留仙跸云踪而因以名此山。”意谓三国时东吴天玺年间,有天上神仙路经此山,度化蔡经。同时遣使告知麻姑,同登正果。此事在山中留有仙踪驻跸之迹,遂以麻姑名山。天玺,乃三国吴末帝孙皓的年号,盖局公元270年前后,因知麻姑山得名,盖在三国束吴末期,与前述《列异传》所言麻姑基本吻合。 

  前引唐颤真卿所写《抚州南城县麻姑山仙坛记》,还说麻姑坛“东北有石崇观,高石中犹有螺蚌壳,或以爲桑田所变。西北有麻源,谢灵运诗题《入华子岗是麻源第三谷》,恐其处也。源口有神,祈雨辄应。……自麻姑发迹于兹,岭南真遗坛……”这裹所提到的麻源,虽然只是个山谷,但与麻姑洞离得不很远,所以这个麻源也许就是麻氏源头之意。 

  宋何梦桂《潜斋集》卷八收有一篇《分阳觉道山麻姑祠记》,《记》中云:“麻姑仙坛,本盱江丹霞小有洞天。在唐爲抚之南城属县,颜鲁公刻石志事盖可証也。分阳邑西四十里,曰生仙乡,亦有麻姑祠,无所于证。然以地考之,源曰麻溪村、曰麻村、曰麻岭、麻迳,皆托仙以名。而其乡亦并都仙号,则仙之着灵兹土由来旧矣。”进一步印证了颜真卿上述的推测。归结上述,也只能说麻姑号爲仙,里籍考实难,若寻升仙处,众说皆相传。 

  北京匡时2019秋季拍卖会 

  Beijing Council 2019 Autumn Auction 

  预展: 

  12月21日 - 12月22日 

  Preview: 

  Dec.21st-Dec.22nd 

  · 

  拍卖: 

  12月23日 

  Auction: 

  Dec.23rd 

  · 

  北京四季酒店二层 幻艺术中心 

  (北京市朝阳区亮马桥路48号) 

  Dreamland Art | Four Seasons Beijing 

  (48 Liangmaqiao Road, Chaoyang District) 

  北京匡时&iCouncil 2019年度拍卖会 

  此次年度拍卖会,iCouncil将联合北京匡时2019秋季拍卖会同期举办,以线下预展配合线上竞拍的形式,集中呈现包含中国书画、现当代艺术、瓷器杂项、珠宝尚品、茶酒滋补、潮流艺术等六大门类的艺术臻品,力求为广大藏家奉上一场精彩绝伦的古今艺术盛宴。 

  线下预展: 

  12月21日-23日 

  北京四季酒店二层 幻艺术中心 

  线上拍卖: 

  12月24日-27日 

  届时广大藏家可通过iCouncil匡时在线App、微信公众号、小程序等多个官方端口参与,感受足不出户、快捷便利的竞投新体验。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