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城网,全国古玩城,古玩城联盟,古玩城联盟网,全国古玩市场,全国古玩城,全国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交流会,古玩城,古玩市场,古玩交流会,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城网,古玩城网

全国古玩城网
www.guwancheng.cn

3634万+1725万 刘海粟两件油画硬货创最高纪录!

更新时间:2019-12-24 10:39点击:

刘海粟(1896-1994)苏州河 估价RMB: 15,000,000-25,000,000 成交价RMB: 3634万元(含佣金)

  就算到现在,刘海粟的争议依然比较多。 

  但无妨,这些都不能抹灭他对中国近代美术教育做出的贡献,以及个人在艺术史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某些时刻,有争议,不见得是坏事。 

  特别是在市场上。 

  2019年12月14日晚,西泠印社2019年秋拍的第二天,现当代油画雕塑专场,万众瞩目的刘海粟两件油画硬货《苏州河》(1957年)与《斗鸡》(1962年)分别以1500万元和700万元上拍,经激烈竞价,终以3160万元和1500万元落槌,3634万元和1725万元成交,再创刘海粟油画作品拍卖最高纪录。

  刘海粟(1896-1994)斗鸡 

  估价RMB: 7,000,000-12,000,000 

  成交价RMB: 1725万元(含佣金) 

  “世纪强人”刘海粟 

  人间百态,各有所难。人身居高位时,往往看到的只是浮华春梦;只有卑微后方有机缘睹世态真相,因此多数人只能看见自己眼中的世界。但这一点上,刘海粟确实强。其一生沉沉浮浮,却总能借势而上,看似借风翻盘,实际自我韧性的强大与努力付出是难能可贵的不易。

刘海粟

  活着,其实真的很不容易。且不说身体疾病和人生意外不知谁先来,且就刘海粟生活的时代风云而言,能熬过去的真的也不是很多。 

  况且刘海粟都遭遇过。 

  且看一点:1962年他出席中国政治协商会上海市第三届委员会议时激情畅谈创作:“我经常在晨光曦微,朝雾未散之时,就起身出外去写生,阴雨天就在窗口画。杭州一带天气比较热,我每天常在超过体温的高温度下进行工作… 那时气温经常在三十七度以上,纵然我已是满身痱子,双手紧缚着手套,每天清早就到工地作画”。 

  要知道,这他可是中风康复之后的状态! 

  没想到,一年后刘海粟又患中风,转危为安渐渐元复不过几年,他居然可以健步锻炼,爬上黄山!

  这副硬骨头,真是不得不服。 

  期间,还有女模特裸体事件、给江青画裸体像…还有那几段让后人津津乐道的婚姻,才子佳人分分合合的恩怨纠缠向来是坊间最爱。对了,还需加上他与徐悲鸿那你来我往内幕重重的唇枪舌战。

  多数时候,谁能活到最后,也许真的能笑到最后。年逾古稀的刘海粟安然度过人生诸多低谷,并在三次中风后重新站起,迎来生命与艺术的春天,以93岁高龄“十上黄山”写生,给后人留下蔡斯民在媒体层层“包围”中抢拍下的经典照,晚年将一生收藏无偿献给国家… 

  OMG! 

  多么好的炒作体质!要是搁在当代,刘海粟绝对天天登热搜,妥妥化身超话大咖、流量大IP! 

  只不过呢,多数开创风潮的人未必能有后来者地位重要。虽然直到徐悲鸿去世两人也没和解;后徐悲鸿所建立、倡导的体系一统中国美术界数十年,风气开创者刘海粟被边缘化,甚至关于刘海粟的历史定位到今天依旧是学界纠缠热点。但也不用遗憾,因为他曾和女儿刘蟾说:一个人一定要经过波折才是完美的。 

  刘蟾时年幼,并不是特别理解。

  今时借作品入市回望,似有所得矣。

  西泠拍场堪称刘海粟的福地。

  这位中国现代美术史上与徐悲鸿、林风眠鼎足而立的启蒙先驱,其创作生涯中重要的“锚点”之作曾多次与西泠拍卖油画专场结缘:“五周年庆典”,西泠推出其早年旅欧时期的《巴黎圣心院》、《雪霁》曾创当时刘海粟作品拍卖最高纪录;“十周年庆典”,呈拍刘海粟1962年作《上海庙会》再创纪录。 

  这次的“十五周年庆典”出现的这两件重要大作创作时间点均处于艺术家“满弓奋战”期,展览、出版、刊载信息众多详实,且尺寸合适:72×104cm与92×71cm。 

  南京艺术学院前院长冯健亲认为《苏州河》“是刘海粟别的作品无法替代的,那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 (苏州河)它有它的珍贵性。”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刘海粟艺术研究专家靳文艺同样认可这幅作品“是海老(刘海粟)非常有代表性,很重要的作品。” 

  而据刘海粟之女刘蟾回忆,《斗鸡》图中所绘的鸡就是自己家的院子里养的鸡,右上角所画的后面的房子就是她家的屋顶。刘海粟于1958年中风,因补充营养的需要,刘海粟的夫人就买了很多鸡养在家里。《苏州河》则“对我父亲来说,它是百感交集的。”因为他一边在画,一边感受到当时中国几十年发展的历程。 

  “上海的苏州河畔,是中国新兴艺术发源地,是以刘海粟为核心的现代艺术教育的起点,是刘海粟梦开始的地方;“斗鸡”则代表了海粟创新精神和毁誉不计之胆识,是画家反复创作的题材。前者以国族艺术之命运为题,后者为人生命运的主调,我们既可以从笔法画技观摩海粟大师的艺术成就,又足以怀念其在中国艺术教育史上所作出的重要贡献,既是创作之留范,又为教育之留碑。”这是西泠2019秋拍对这两件作品的断语。 

《苏州河》作于1957年2月,画面右下角签名及画背题记:苏州河,一九五七年二月,画于上海大厦。刘海粟。

刘海粟《上海苏州河》画面右下角签名 及画背题记:苏州河,一九五七年二月,画于上海大厦。刘海粟

  一个月后,它参展于上海美术展览馆举行的刘海粟大型个人画展。评论家尤永认为这个展览对海老至关重要,是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第一次举办回顾展,且以油画为主,展出从1921年至1957年从艺36年间创作的119张油画和69张国画。上海官方办这个展览,就是对他的肯定,也足以击破很多不利传闻和负面攻击。

1957年3月上海美术馆“刘海粟国画油画展览会”宣传册录此件油画《苏州河上》

  吴淞烟雨,野渡蒹葭。苏州河,更早年间它叫吴淞江。 

  罗兹·墨菲1953年将上海比喻成一把《现代中国的钥匙》,“就在这个城市, 中国第一次接受和吸取了十九世纪欧洲的治外法权、炮舰外交、外国租界和侵略精神的经验教训。就在这个城市,胜于任何其它地方,理性的、重视法规的、科学的、工业发达的、效率高的、扩张主义的西方与因袭传统的、全凭直觉的、人文主义的、以农业为主的、效率低的、闭关自守的中国—两种文明走到一起来了”。 

  就在“五四”当年,刘海粟正式以上海图画美术学校一校之长的身份刊登招生广告。新式的学堂的挂牌,直挺挺地改变了传统的社会结构。在苏州河畔,洪亮吉时代的士子童生变成现代学生,第一代从海外归来的知识分子带领着知识青年,明确了“自我”,也明确获得了历史的进程感:“我们要发展东方固有的艺术,研究西方艺术的蕴奥”,“我们要在极惨酷无情干燥枯寂的社会里,尽宣传艺术的责任,因为我们相信艺术能够惊觉一般人的睡梦”。刘海粟对于艺术上的“西方主义”者提出告诫,对于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也不要妄自菲薄,仿佛两脚往复在苏州河两岸,跨过的欧式风情的大桥只是过程中的一架长阶,脚下历史之流伴随着生命的冲动与肯定,唯有自觉的文化意识和神圣使命,才能代表这座城市的精神骚动。

青年刘海粟

  一支画笔舞东风,神州都在彩霞中。倪贻德称刘海粟为:不折不扣的(酒神)狄奥尼索斯式的艺术家。因此刘海粟的“斗鸡”,向来是他的代言圣物。 

  人生如沧海一粟,何在两飞梭。他偏脾气硬梆梆,画笔神抖抖。 

  这幅《斗鸡》苍古沉雄。线条有钢筋铁骨之力,笔飞墨舞,气魄过人。色彩绚丽,气格雄浑。且视角独特,大有睥睨一切之态势。 

  刘海粟艺术风貌实际非常多变。其早年习油画,兼作国画,后潜心泼墨,晚年更用泼彩,历任南京艺术学院名誉院长、教授,上海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英国剑桥国际传略中心授予"杰出成就奖"。意大利欧洲学院授予"欧洲棕榈金奖"。1987年,这位101岁的“世纪强人”写下了诗句(2016西泠春拍拍品):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任天上云卷云舒。 

  2019年,他的两件力作以高价拍出,真正落地“心迹双清绝顶人”了。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