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城网,全国古玩城,古玩城联盟,古玩城联盟网,全国古玩市场,全国古玩城,全国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交流会,古玩城,古玩市场,古玩交流会,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城网,古玩城网

全国古玩城网
www.guwancheng.cn

北京匡时2019秋拍:木雕艺术巅峰 西方极乐世界之

更新时间:2019-12-25 09:22点击:

  此图刻于明天顺六年(1462),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的尺幅最大、年代最久的木雕版画,是明代木雕艺术的巅峰之作,亦是明代白描登峰造极的精彩之作,由傅兴白描上板,秦望操刀镌刻。

  著录 

  陕西弥陀寺座落于陕西省咸宁县,曾是明代颇具规模的名刹,后不知何因被毁,遗迹皆无,只有名字留存在史料之中,此版画是陕西弥陀寺的唯一传世遗物。 

  80年代后期,一位京城藏家曾于琉璃场购得此图,2006年公之于众,拍品为现存第二件《极乐图》,其念力永依,愿见者皆得无量福报。

  以下摘自《西方极乐世界之图典藏记》,《收藏》第161期,收藏杂志社,2006年。 

  佛教诞生于公元前5-6世纪古印度,两汉之际传入我国,经魏晋南北朝发展,隋唐已达鼎盛。“极乐世界”思想产生于东晋,僧人慧远结白莲社,史称“莲宗”,倡导共同念佛往生西方净土,“净土”与充满烦恼痛苦的现实“秽土”相对,故后世把慧远奉为净土宗始祖。隋唐之际,僧人道绰和善导将净土宗理论和行仪趋于完善,使净土宗成为一个流派,并在隋唐后蓬勃发展,以至其他流派的高僧和居士也持有净土信仰。

  LOT83西方极乐世界之图 

  净土宗大行其道的重要原因有二: 

  一、具体生动。从文字到图画,为芸芸众生描绘了极为具体生动的极乐世界,比“薪尽火传”的“轮回说”更具吸引力,满足了人们寻找平等、幸福、自由“理想国”的需求。在净土宗经典著作“三经”(《无量寿经》《观无量寿佛经》《阿弥陀经》)中,对极乐世界的描述绘声绘色,极尽铺排。 

  二、简单易行。《观无量寿佛经疏》述:“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只要手捻佛珠,念诵“南无阿弥托佛”名号,皆可依靠阿弥托佛愿力,往生极乐净土。

  唐卡中的西方极乐世界之图 

  何为“极乐”?《阿弥陀经》解释:“彼土何故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极乐世界在何处?《阿弥陀经》解释:“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阿弥陀经》还描述了极乐世界令人心驰神往的景象:“彼佛国土,常作天乐,黄金为土。昼夜六时,雨天曼陀罗华。”而“白鹤、孔雀、鹦鹉...”等许多各种颜色的鸟,也在此时“出和雅音”。众生极享歌舞娱乐之欢,饿了,盛满美味佳肴的七宝食器就会出现;冷了,华美衣物立即呈现眼前。此外,“极乐国土,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充满其中,池底纯以金沙布地,四边阶道,金、银、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砗磲、赤珠、玛瑙而庄严饰之,池中莲华,尤如车轮,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总之,这是一个空间无垠,环境优美,众生寿量无限,没有烦恼痛苦,充满幸福快乐的“美丽新世界”。

  LOT83西方极乐世界之图 

  画卷徐徐展开,一幅精美的西方极乐世界图呈现眼前:正上方顶端为隶书“西方极乐世界之图”八字,笔力遒劲匀称。中上位置为全图主体部分,刻西方三圣坐像,中间是阿弥陀佛,左边是观世音菩萨,右边是大势至菩萨。三圣结跏趺坐莲花台上,面容丰腴端庄,露出微笑,背后佛光笼罩,法象庄严,两旁矗立一对法幢,精光四射。

  LOT83局部 

  佛顶云气缭绕,其上似有无垠世界,形象各异的众多化佛显现于升腾缥缈云气中,由金、银、琉璃、砗磲、赤珠、玛瑙等七宝合成的亭台楼榭若隐若现。佛座下为平台,金砖铺地,上有众多化佛。

  LOT83局部 

  水池与平台相接,池中水波荡漾,栽满亭亭而立的荷叶和莲花。莲花或含苞或绽放,显示勃勃生机。几只对称相驶的龙舟在水中破浪前进,龙舟上的人或奋力划水或击鼓助威,俨然民间龙舟竞渡景象。有趣的是,池水中还有赤裸儿童在戏耍,凭添几分活泼气氛。全图刀法精湛,画面饱满,结构有序,人物生动,线条细腻繁复而流畅,炫人眼目。虽为墨色拓印,却有五彩灿然、呼之欲出之感。

  LOT83局部 

  图右上方书“大明天顺六年岁次壬戌孟春吉日”,左下方书“京兆傅兴摹,凤鸣秦望刊”;右下方书“陕西咸宁东关弥陀寺主持明月堂立”。天顺六年为壬戌年,咸宁县的弥陀寺僧人通过占卜,选择这一年正月的一个好日,由寺内长老负责主持,将京都人傅兴在纸上画好后临摹上版,陕西凤鸣人秦望加以雕刻的木板《西方极乐世界之图》,隆重放置在弥陀寺明月堂,供信众观瞻。弥陀寺在明代已是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寺院,香火一度很盛。当地明代县志里曾提及此图,而在能找到的清以后县志中,有关此图的记载则告缺失。据此可推测,《极乐图》雕版很可能毁于明末的水火刀兵。乾隆盛世时曾以此为主题制作缂丝《极乐图》,至今仍为故宫博物院镇院重器之一。拓片《极乐图》比缂丝《极乐图》的创作年代早近300年,其珍罕程度不言自明。 

  《极乐图》的镌刻与明代政府佛教政策的变化有一定联系。明初,朱元璋为限制丁口急剧流入僧门,强化了对佛教的管理,规定俗人出家必须达到一定年龄,并通过考试,才能领取政府统一颁发的免费度牒,由于瓦刺人的入侵,导致国库空虚,明代宗景泰二年(1451),为救济四川、贵州饥荒,政府决定实行收费发牒制度,规定:凡僧道纳米五石者给予度牒。后世沿袭纳费发牒直到明末,由此使僧尼剧增,寺院竞建。明代佛教以禅宗和净土宗最为流行,明居士多修净土念佛。弥陀寺僧人在此时不惜工本,制作这样一块用材宏大、镌刻精湛的《极乐图》,立于寺内明月堂,应有借政策宽松之机来感化信众、扩大影响之意。 

  长期以来,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已渗入人们的生活,打下深深地烙印,佛教的哲学以及建筑、雕塑、绘画、音乐等,在历史的星空中熠熠生辉,散发出无穷魅力,已存世500多年的《极乐图》拓片也不例外。

  LOT83 

  西方极乐世界之图 

  明天顺六年(1462)陕西弥陀寺刻明拓本 

  1张 纸本 立轴 

  著录:《咸宁县志》卷十二祠祀志P19,民国二十五年(1936)。 

  参阅:《西方极乐世界之图典藏记》,《收藏》第161期,收藏杂志社,2006年。 

  146×82.9cm 

  北京匡时2019秋季拍卖会 

  Beijing Council 2019 Autumn Auction 

  预展: 

  12月21日 - 12月22日 

  Preview: 

  Dec.21st-Dec.22nd 

  · 

  拍卖: 

  12月23日 

  Auction: 

  Dec.23rd 

  · 

  北京四季酒店二层 幻艺术中心 

  (北京市朝阳区亮马桥路48号)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