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城网,全国古玩城,古玩城联盟,古玩城联盟网,全国古玩市场,全国古玩城,全国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交流会,古玩城,古玩市场,古玩交流会,收藏品市场,全国古玩城网,古玩城网

全国古玩城网
www.guwancheng.cn

京津画派巨匠于非闇、黄宾虹、徐悲鸿佳构撷珍

更新时间:2019-12-29 10:14点击:

  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北方地区以北京中国画学研究会和湖社为中心而形成的“京津画派”促成了其时中国画创作的又一个兴盛期。画派各家以“精研古法,博采新知”为宗旨,强调传统笔墨功力,上追宋元,下逮明清,更广取他派之精华,兼合西画用光与色彩因素,别出新意,自成一格,极大地促进了中国传统绘画的振兴和继承。 

  京津画派诸家所擅题材各具,腕底风貌亦迴出别韵,如于非闇功力深湛于花鸟;黄宾虹笔墨雄奇于山水;亦有徐悲鸿融筑中西技法之作,集而览之,可窥此季风貌之一斑。 

  质沿古意 文变今情 

  于非闇工笔花鸟堪称一绝,他注重汲取传统精华,在古典中寻找启发,于颠簸沉浮的岁月中和颜静志,花鸟神韵直追明末陈洪绶,溯源宋元,颇具意趣。

  于非闇 四时有喜 

  镜框 设色纸本 

  1943年作 

  134×68 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秋拍拍品 

  来源:欧洲私人收藏,1950年代购于中国。 

  《四时有喜》是于氏常见作品中较为难得的大尺幅作品。此作成于1943年,正是于非闇转变绘画理念,将工笔花鸟画作为自己的立身之本的时期。此幅描绘冬日盛景,磐石生寒,老梅焕新,山茶吐艳,水仙绽芳,翠竹摇曳,流云散逸。有喜鹊或踏于地面,或立于巨石,或栖于梅枝,翘首顾盼,啁啾应和,好一派闲适自在!

  于非闇 四时有喜(局部) 

  石绿、石青、朱砂、蛤白等矿物质颜料的大面积入画,是于非闇特有的设色法。这些繁杂的色彩统一于复古底色中,雅洁明丽,古意盎然。画作尺幅虽大,构图却繁而不乱,饱满通透,工细富丽中亦有畅快自如、气韵通达之快意,堪称宏幅佳构。

  于非闇 四时有喜(局部) 

  且从字形挺拔,行笔酣畅的题跋可观知,于非闇的书法仍是以古为师,习宋徽宗“瘦金体”造诣极深,这种瘦硬的书法风格自带皇家贵气,与画面风格相得益彰,颇见其趣。

  于非闇 四时有喜 画作已渗背 

  这幅上世纪五十年代由欧洲私人藏家珍藏的佳作,画作已渗背,画风书风皆有人间富贵之气,画功精湛,寓意极佳。

  于非闇《四喜图》,成交价:2875万 

  北京保利2011年春拍 

  于非闇工笔花鸟一度受市场热捧,2011年一幅12平尺巨幅《四喜图》曾拍出2875万高价,本幅《四时有喜》虽尺幅略小于《四喜图》,但在画风、创作年代,艺术风格上皆有异曲同工之妙,此经面世,颇值期待。

  于非闇 红叶翠鸟 

  镜框 设色纸本 

  1946年作 

  96.5×48 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秋拍拍品 

  注: 

  1.李祖元上款。李祖元为上海商业世家小港李氏的第四代,行五,其兄为上海著名书画家李祖韩,其三妹为沪上才女李秋君。因“尤好书画,喜近文士”,兄妹几人皆与张大千为至交,张大千亦曾为李祖元三十岁小象补景,而张大千离开大陆后的未尽事宜也全数由李家兄妹代办处理,可见几人交情至深。 

  2.上款人直接得自画家本人。 

  此《红叶翠鸟》作折枝花鸟状,为于氏写生惯用之构图。于非闇选翠微山上红叶树一株详作刻画,叶片生发皆随小枝的走向而定,繁而不乱;勾画叶片时行笔稳健流畅,设色用宋元古画背后托色的技法,色彩厚而不滞,富有美感。

  于非闇 红叶翠鸟(局部) 

  枝干上方伫立翠鸟一只,勾站方位呈回环之势,情态生动逼真,极尽变化之妙。本幅设色技法还借鉴了缂丝艺术的平面化表现语言和日本画的装饰意趣,并将金石功底融入其中,强调墨线和色泽的厚重感,由此产生了一种不同于以往的视觉效果。

  于非闇 红叶翠鸟(局部) 

  众所周知,于非闇是近代“瘦金体”的第一人。画上题跋俱遥接宋徽宗一脉,天骨遒美,逸趣霭然,瘦硬之姿与精致的画面相得益彰。且文字质感、色感俱佳,又平朴道来写生之恒心,令人叹服。

  张大千为李祖元三十岁小像补景

  1948年海上文人在李秋君府上送别大千去成都时合影 

  二排右起第六位为李祖元 

  上款“祖元仁兄”即为李祖元,据《春申旧闻》载,李祖元为上海商业世家小港李氏的第四代,行五,其兄为上海著名书画家李祖韩,其三妹为沪上才女李秋君。因“尤好书画,喜近文士。” 

  兄妹几人皆与张大千为至交,李秋君更被张大千引为平生知己,张大千亦曾为李祖元三十岁小像补景,而张大千离开大陆后的未尽事宜也全数由李家兄妹代办处理,可见几人交情至深。且于非闇与张大千惺惺相惜互为莫逆,彼此的交游圈重叠之下,李祖元与于非闇的交好便也顺理成章。

  此画作已渗背并保留原框 

  于非闇作为20世纪北方“京派”工笔花鸟画的代表,其工谨明丽、艳而不俗的画风,深受世人喜爱和市场认可,此《红叶翠鸟》风貌独佳,递藏清晰,品相完好,经此入世,未来可期。

  于非闇 清溪远岫、书法 

  扇面 水墨纸本 

  1941 年作 

  19.5×54 cm.×2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秋拍拍品 

  注: 

  1.上款人“文修”即张文修,其为张大千四哥,是当时四川四大名医之一。 

  2.安思远旧藏。 

  拍卖记录:1995年中商盛佳秋季拍卖会“安思远收藏书法、扇面专场”,编号52。 

  江山本如画 内美静中参 

  “画道之中,水墨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作为知识渊博的学者型画家,黄宾虹不仅是借古开今的画坛巨匠,更是贯通中西画学的美术学者。对于中国画,先生首先重视笔墨,认为“笔法、墨法、章法三者为要”,并总结出“五笔七墨”。他面对西画的冲击而有出人头地的文化自信,以强烈的民族精神,实现了近代山水画的别开生面。

  黄宾虹 溪山烟云 

  立轴?设色纸本 

  1939年作 

  71×35.5 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秋拍拍品 

  注:上款“非闇”,即近现代著名中国画家于非闇先生。 

  出版: 

  1.《白云堂藏画》下集P119,国泰美术馆,1981年。 

  2.《国粹四大家: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P126,商务印书馆,2010年。 

  1937年,黄宾虹先生应北平古物陈列所邀请鉴定故宫南迁古代书画作品,后因日寇作乱而羁留京华十载。此一时期宾翁息交绝游,逐渐梳理平生所学,终成一代巨匠。于非闇先生亦在北京古物陈列所主办的国画研究馆任导师,二人渐成莫逆。

  1938年,黄宾虹(左三)与于非闇(左一)在北平故宫合影。左起:于非闇、张大千、黄宾虹、福开森、钱桐、周肇祥、徐世昌、江朝宗 

  此《溪山烟云》便是1939年宾翁精心画予于非闇先生之佳作,是为二位艺术大家书画交游之证,作品的水平与价值自是不言而喻。 

  此作写宣城北面敬亭山的自然风光,山石疏朗概括,“内美静中参”的韵致表达却丝毫不少。宾翁运笔枯润相融,以强画中之筋骨;又以宿墨,焦墨,渍墨相搭配,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浑厚华滋的韵味。本幅《溪山烟云》布局精到,山势从平缓到险峻,层次叠落,节奏分明,让画面既幽雅惬意又雄峰浑厚,造就了一处可望可游可居之境。

  黄宾虹 新安江纪游 

  镜框 水墨纸本 

  1948年作 

  129×66 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秋拍拍品 

  出版:《黄宾虹书画专集》,第130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年1月出版。 

  《新安江纪游图》写于1948年。彼时宾翁腕底之功夫已炉火纯青,但作画却甚为严谨,从一九四七年致黄树滋函中便可见一斑:“张大千来此售画,每张定价法币二十万,齐白石每尺四万元,皆甚忙碌。敝人只择人而与,非经至介绍不动笔,各纸铺索者皆谢绝之,意留传精作,不与人争名利耳。”如此精益求精,难怪先生晚年佳作迭出,亦可见先生与上款人“善舒先生”交谊匪浅。

  黄宾虹 新安江纪游(局部) 

  此帧采用宾虹先生常用之“左山右水”式构图,近取其质,远取其势,不落寻常蹊径。全作笔笔中锋,积墨、焦墨、破墨等并用,浑而带清,强调墨彩的“华滋”,取得一种杳杳渺渺的效果。诚如王伯敏所评价的“风范气候,极妙参神”,尤其“八十岁以后,所画体韵遒举,兴会淋漓;浑厚华滋,卓跞前人”。今读此《新安江纪游》则见异曲同工之妙,笔墨穷极变化,堪为晚年力作。

  黄宾虹 闲送秋光入断山 

  立轴 设色纸本 

  1946年作 

  68×33 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秋拍拍品 

  注: 

  1.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旧藏,画背贴有“天津美术出版社藏画”标签。 

  2.《闲送秋光入断山》列为中国美院2004年历代名家经典作品鉴赏课程。 

  出版: 

  1.《中国近代画派画集——京津画派》P28,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2年12月。 

  2.第二回中国画清赏雅集《荣宝斋》P17,中国美术出版总社,2003年。 

  《闲送秋光入断山》之留白布虚、墨色处理极为大胆,黑里透亮,灵气外露,白光布虚与浓墨精妙穿插,正是黄宾虹山水画的意境之奥妙所在,此种手法在任何博物馆的收藏作品中都从未有过。 

  此帧足见黄宾虹特有的“岩岫杳冥,一炬之光,如眼有点,通体皆虚;虚中有实,可悟化境”的画理画趣。只有从这种角度体会黄宾虹绘画的理趣美,方得了入处。 

  雄奇超逸 睥睨天下 

  徐悲鸿的作品熔古今中外技法于一炉,显示了极高的艺术技巧和广博的艺术修养,在我国美术史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巨大作用,其擅写之奔马驰誉世界,给人以生机和力量,表现了令人振奋的积极精神,足称现代中国画发展进程中“里程碑式”的题材。

  徐悲鸿 天马行空 

  镜框 水墨纸本 

  1938年作 

  74×109 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秋拍拍品 

  来源:原藏家购自鲍少游夫人曾丽卿。 

  出版:《徐悲鸿作品集·续二》P41,文物出版社,2011年。 

  《天马行空》作于1938年,正值徐悲鸿留港期间,彼时画家创作良多,开办画展之余,常与画友及其家眷们聚首。本幅上款丽卿,即岭南画家鲍少游夫人曾丽卿(1893-1974),徐悲鸿与夫妇二人为好友,所以在旅途上以大纸创作单一奔马题赠,极是难得。 

  画中的奔马疾驰而过,昂首天外,奋蹄如飞,意气风发,充满鼓舞人心的力量,这种形格实际上也是画家自己的精神象征。画家以西画理解物象的体积结构,运用笔墨为马传神,《天马行空》充分发挥传统笔墨的节奏韵律,将抒情和造型巧妙地合而为一,这也标志着徐悲鸿中西融合的艺术理论和理想在创作实践中的最高成就。 

  华艺国际2019秋季拍卖会 

  预展 

  2019.12.26-27 (部分展区延至29日) 

  拍卖 

  2019.12.27-29 

  地址 

  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L2-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东路630号

 

官方微信公众号